傾聽泠泠作水聲

【翔葉】鬥神

*存個檔,小短篇

*時間點是原著小說第十賽季後,只看過動畫的人自己斟酌謝謝

*以上

-----------------




夏休期,大部分隊友都回家放鬆探親去了,孫翔卻一個人留了下來。

坐在電腦前面,他照著訓練軟體的指示,一遍又一遍操作著一葉之秋做著枯燥的練習。畫面中一葉之秋閃過一個又一個的障礙物,緊接著高高躍起,穩穩踩上高台。

面對螢幕閃過的完美二字的評價,孫翔長長呼出一口氣,右手點著滑鼠,反射性開啟了下一輪訓練。

還不夠。他在心裡對自己如此道。

思緒退回到季後賽最後一場,一葉之秋手持戰矛一往直前,場外粉絲們的喝采聲響徹雲霄,連他帶著耳機在比賽都能隱隱約約聽見,這樣的戰績和成果足夠他驕傲,然而他的對手只在頻道中問他,這樣的一葉之秋他熟嗎?

有資格這樣問他的,也只有一葉之秋的前任操作者,把鬥神帶進榮耀賽中的葉修。

左手指微微一顫,螢幕內的角色沒踏穩,險些從訓練方塊上摔落,回過神,孫翔快速幾個按鍵,簡單的低階技能往地下送,靠著衝擊力向上推,重新在方塊上落好腳。

職業選手和一般玩家最大的差別,便是他們有絕佳的手速和判斷力去補救偶爾發生的失誤。孫翔自然是個優秀的職業選手,這樣的成績他當然無法滿意,他留下來給自己特訓,又怎麼只會滿足於此。

他還年輕,其他隊友們都這麼對他說,按部就班增強自己,他一定可以超越葉修。然而心裡一個聲音告訴他這樣是不夠的。葉修就是一座大山,橫擋在他前面,他不能只想著從緩坡爬上去或是從旁邊繞過,他想光明正大沿著奇險的稜線登頂,他的目標不是走下坡後的葉修,而是還在最頂峰狀態的鬥神。

鬼使神差地,他從網上找了一堆影片下來,全都是嘉世比賽的畫面,擂台賽上一槍破萬招的一葉之秋到了團隊賽,卻彷彿被一具具肉眼看不見的鐵鍊鎖具綁住,他也待過嘉世,等到離開後他也終於明白為何嘉世成績一年不如一年。

並非是他們的隊長狀態下滑了,一桿卻邪,細長的戰矛撐起了嘉世許多個賽季,到後來卻只能孤單地矗立在戰場上。

一道畫面頓時從孫翔腦海中閃過,那是雙細白修長的手,沒有握緊長槍的力量,甚至連冠軍獎杯都險些沒抓穩,但就是這雙手從輪迴手上奪下了冠軍獎杯。

一時間,孫翔有些怔然,沉默了許久,他關掉電腦上的視屏,繼續下一場的自我練習。


世邀賽的每個選手都加緊時間練習,孫翔也不例外,各種單調乏味的訓練他不吭一聲卯足全力一各個完成,休假期間他每天都是這麼過來的。

練習完後,他身子往後一靠,癱在椅背上放鬆了下肩膀。

「不錯嘛!有進步!」

一道聲音從後頭闖入,嚇得半瞇起眼的孫翔坐挺身,猛地一回頭,就看到葉修站在他身後。那人嘴中叼著菸,菸頭沒點燃,只是習慣性咬著,一臉感慨又欣慰的表情看著螢幕上的成績。

「還會更好。」他脫口而出,一對眼死死盯著聽說是他們領隊的男人。

聞言,葉修垂下頭,似笑非笑看著他。一手把菸從嘴上取下,再從口袋裡掏出張衛生紙把菸包好塞回口袋。

「嗯。」

他的說詞像是在宣戰,而他宣戰的對象卻一副無關緊要的態度給他一個嗯字就句點他。

不太高興地皺緊眉,煩躁感由心升起,孫翔又道,「我會超越鬥神!」

不是成為新的鬥神,是超越!

這一次,葉修終於正眼對著他,那人依然是掛著笑,這次笑意卻真真切切透進了眼底。

「那挺好的!」他對他說。


       end







评论(3)
热度(57)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