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色松】 自言自語


注意:
*六子大學生,都上了不同學校
*カラ一交往中
*日常小段子,OOC?

其實カラ松和一松並不常用網路電話聊天,反而是當カラ松想練習劇本時會開通話找一松幫忙。
當然這些全都是藉口,說穿了只是想聽聽對方聲音!


「少年,你聽過信カラ松得永生嗎?」放緩了語速和音量,カラ松試著平靜地用傳教士的語氣說出劇本裡的台詞。
「阿不!這是台詞?臭松你自己改了吧!」
「嘛,一松覺得我剛才的語氣怎麼樣?恰當嗎?我覺得好像太呆板了少了傳教士的熱忱耶!」
「......所以先回答我剛才的台詞是......」
「一松我跟你說,這次的角色是個信仰很忠誠的傳教士,負責到異鄉宣揚教義,但是當地的語言說不太好,導致傳教時常常說出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內容來。」
介紹到這邊,カラ松停下來喘口氣,耳機裡依然沒有任何回應傳來,他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最近時常這樣子,說了半天都沒能聽到對方吭一句話,雖然知道一松本來就不多話,名為失落感的情緒還是逐漸從心底擴散開來。
就算如此,他還是會喋喋不休地繼續說下去,搞不好說多了對方就願意搭理他了呢?
「有點意思......」
「一松我跟你說,這角色是編劇為我量身打造的,我的實力已經到了專門為我寫角色的程度了,這麼值得慶祝的消息我第一個就想要和你分享。」
「......」搞什麼呀臭松,他到底有沒有在聽自己說話呀?
一直不斷被插話讓一松半瞇的眼皮又往下了一些,不過這是被氣的。
高中時有陣子大家都會這樣無視カラ松說的話,畢竟太痛了較真就輸了。現在總不會是遲來的報復吧?
一瞬間一松有些不安地閃過這念頭,但是很快又否決掉,再怎樣,他們現在的關係是戀人,玩這種小把戲也太過分了。

何況カラ松並不是會這麼做的人。

思考了一會,一松還是先向對方剛才報的喜訊道了聲恭喜,想要把自己的快樂分享給重要的人知道,有這樣想法的カラ松怎麼會玩這種報復手段呢。
「恭喜了,那個......」
「阿我先告訴你公演時間好了,雖然你有先聽過台詞的內容,但是應該不影響新鮮度才是,你會來的吧?會吧?呃......一松你在忙的話我先掛通話了,準備出門買晚餐。」
松野一松,在聽完這段話後,狠狠地在腦海中,把松野カラ松的墨鏡用力折成兩段。

他這不是完美的被無視了嗎?

『等等!』
『我剛才說的話你到底有沒有聽到?』
「沒有。」起先他有些疑惑為何一松要改成用打字的方式交流,過了幾秒才猛然反應過來前因後果。
「唉,我說......」然後他眼睜睜看著通話被掛斷了。
下一秒,擺在一邊的手機鈴聲大作,不用想也知道是誰打過來的,松野カラ松迅速接起手機,就聽見一松對他吼了句話,「公演我會去還有臭松你不准胡思亂想!」
這是他今天第二次被掛斷電話,不過這一次他連一個字都來不及做回應。
能聽到一松表達出對自己的在乎感覺還是很不錯的,他有看到手機反射出自己現在笑得很毀形象,被カラ松 GIRL看到這次主演大概要被換掉了,反正房間只有他一人,沒差!


松野一松的室友們覺得剛才一松應該是用盡所有生命在對著手機吼,這是他們頭一回看到這麼激動的一松,雖然他很快掛掉了手機,並且彈回去那個貓背、似乎永遠睡眼惺忪的樣子。
看著一松很快變回原來的模樣,重新縮回到座位上,其他室友也就把注意力轉開了,也因此他們錯過了把整顆頭埋進膝蓋間,紅了耳根的一松。


                                                                     #end


有句話說靈感來自於生活~

所以就這麼生出了這篇文XDDD
其實我比較不爽的是我就這麼像傻子一樣自言自語了半小時,太令人崩潰了!
當然親友也很崩潰(笑)








评论(1)
热度(39)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