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色松】兄さん

*孩子請記得快去看完16話再來
*算是針對「やめてよ カラ松兄さん」這句話做的私心我流解釋版
*非腐向,不過因為也不是很重要所以只說一次就夠了(唉!

===以下正文===

現在客廳只有カラ松和一松在,他坐在沙發上,而一松在距離他最遠的斜對角席地面牆坐下。
他們已經維持這樣好一段時間了,從把衣服換回來之後。
其實カラ松想問的事情非常多,好幾次問題都已經到嘴邊了,又因苦於那個坐在角落的弟弟幾乎要實體化的黑色漩渦而作罷。
他只是覺得有哪些地方不太對勁,好比在最後おそ松兄さん開門時,對他說別這樣的一松。
一開始以為是在玩他,但一旦感到不協調感,心中的疑惑就只會慢慢孳生擴大。
「哼!我親愛的brother......」
話還沒說完就噤聲了,這句開場白就像是引爆點,讓在客廳另一角的一松黑著臉怒氣沖沖的轉過頭。吞了吞口水,カラ松壓下在胸口鼓動狂躁的心跳,小心翼翼地再次開口,「一松你......在我醒來之前,是不是還有和おそ松兄さん說過什麼?」
說到底,最無辜的明明是他,為什麼還得看別人臉色啊!
「......」
一松還是沉默不語,但一瞬間遲疑的神情還是被カラ松敏銳地捕捉到了。
「好歹......我也幫你圓謊過去了,總可以了解一下吧?」
一說完他就感受到室內溫度似乎又降了幾度,忍不住搓了搓手臂,カラ松在心裡不斷替自己加油打氣。
再加把勁呀,カラ松!


也許多多少少也覺得自己理虧在先,一松壓下內心滿滿的不爽,小聲且簡短地解釋了剛才的事情,當然,省略掉了不少前因後果。


勉強從一松斷斷續續的話語中拼奏出了大概,儘管不少內容一松都是一語帶過,但他還是抓住了最關鍵的幾處,對大哥,說了喜歡,用他的打扮?
......
松野カラ松,突然理解了剛才おそ松開門時為何是那個反應,還有一松用那種幾乎絕望什麼都不想解釋的口吻讓他別這樣是為何。
天要亡他,他想。
接著他們又重新陷入了新一輪的靜默當中,可是他是カラ松,對著弟弟破口大罵這種事,無論如何他都幹不出來。

垂下頭盯著身上的衣著好一會兒,カラ松才又開口道,「還有你穿我衣服這件事......」
他停頓了下,這次不需要認真觀察,都可以明顯感受到一松頓時僵硬的身板,這是被一松視為黑歷史,不想再面對也不想再作解釋的事情。
「哼!」他把手邊的男性時裝雜誌拿到跟前,「親愛的Brother改天如果想做新打扮,不用害羞,儘管告訴我吧!」
「沒興趣!」他的弟弟回應的音量比平時說話聲音略為大聲一點,一松站起身拉開拉門走出去,再用力甩上客廳的門,像是急欲擺脫現在的困窘。


現在只剩下カラ松一個人在客廳,他依舊是坐在沙發上,挺直了腰桿看著門扉,良久,才向後仰癱倒回去。
「阿。」
他忘記問了,今天是他第一次聽到一松喊他カラ松兄さん而非クソ松。
但身為體貼溫柔的好哥哥,如果再繼續去追問的話,反而會讓一松感到更不開心吧!
像今天這樣就已經很不錯了,他想。


================end

就算是一松ガール也必須說:嫁人當嫁カラ松~
カラ松真是溫柔的好哥哥呀(笑
而且我覺得他反應力真心好快呀剛睡醒耶XDDD
我自己的看法是,一松叫カラ松やめてよ是因為他這樣會愈描愈黑,誰讓他自己先前用カラ松的臉說了很不得了的話w
當然每個人的解讀都不一樣,這只是我自己看完的想法,完全是自我滿足自我責任同人文
總之松公式快接受我的每周一拜吧

评论(3)
热度(45)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