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全員事變

*大過年的就惡搞一下笑笑就好
*靈感是那個 世界奇妙物語 的某一回030
*為了趕初一大早出門結果半夜還在等烘乾機太無聊匆促寫的,有稍微修改過

--以下正文--

這是唐松從沙發上起來的幾秒鐘前,被大哥喊作唐松的男子掏出一千圓給自家大哥,同時在內心祈禱著對方趕緊滾出家門拿著錢去賭馬。男子因為不安而無意識地用右腳趾摩擦著榻榻米,就在他以為終於可以把這尊瘟神送出家門時,唐松揉著眼從沙發上坐起。


其實我既不是一松哥哥也不是唐松哥哥,是十四松。今天突然想打扮成一松哥哥出去繞繞,所以等到哥哥出門後偷偷穿了哥哥的衣服假扮成他的樣子,大概是平常最常和一松哥哥待在一起,所以大家對我的假扮都沒有起疑心。回到家時,看到唐松哥哥正在沙發上睡午覺,換下來的私服散亂在地上,我又突發奇想,換上了唐松哥哥的衣服。如果是一松哥哥的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這麼做吧。但是我是十四松,因為好奇,所以馬上就去實踐了,然而小松哥哥卻突然回來了。
怎麼辦呢,就算是我十四松,這瞬間也覺得被一松哥哥知道了一定會被他殺掉的,所以只好想盡辦法瞞過去,但是唐松哥哥為什麼偏偏這時候醒過來。


男人從沙發上起來時,見到了穿著自己衣服的一松,以及被整齊放在棉被上的屬於一松的衛衣,他看著一旁蹦蹦跳跳的長男,還有前方已經灰白的一松,心領神會地理解了當下的狀況,他換上一松的衛衣假扮成他。

其實我不是唐松,我是輕松,今天和唐松哥交換了衣服穿,只是其他兄弟都不知道這件事,因為有點難以啟齒,所以我也不想讓人發現這件事,尤其是大哥小松。
本來想說睡個午覺順便去把衣服換回來,所以躺到沙發小憩前把上衣連同褲子都脫下來了,只是睡醒後卻發現我似乎把一切都想得太簡單了,六胞胎中最麻煩的長男居然也在這裡,一松正穿著我換下的衣服,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我可以理解他不想被戳破的心情,因為我也是。看來無論如何只能繼續演下去了吧。



對於兩個弟弟如此有默契地配合,松野家的長男丟下一句你們真噁心後,便揮著一千圓往家中大門衝出去,在開門前,他看到大門被拉開,一名和他打扮一模一樣的男子走了進來,見狀,他把鈔票塞進對方手裡,「拿去吧給你賭馬用。」說完便衝出家門了。



我不是小松大哥,我是末子椴松,我現在很難去形容我的心情究竟如何。老實說今天看到大哥兩手空蕩蕩就晃出門時我還感到很震驚,偷偷摸摸換上大哥的衣服,並從裡面找出一張千圓鈔,雖然不多,但總之就用哥哥的錢去打小彈珠吧。沒想到打完回家就讓我遇到了這麼驚悚的事情,被逼急了的一松哥哥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早就領悟過,但是幫忙掩護的唐松哥哥簡直溫柔到令人髮指,不管怎麼說,太噁心了,還有被胡亂告白也是。
為了不被這整屋子令人作噁的氣息給汙染,我趕緊衝出家門,連衣服也忘記先換回來,在離開前居然遇到身上衣服的正主回到家,真不知道他今天是出門做什麼的,大概是良心發現想彌補一下吧,我把鈔票塞給哥哥了,嘖。


莫名拿到賭馬的資金,男子雖有疑惑,倒也沒多過問什麼,像往常一樣順著樓梯一步一步走上去,再大力拉開了房間的門,「阿忘記拿東西我回來一下。」


我是松野家的長男小松,現在我眼前的這一幕讓我衝擊不是普通的大,我不知道先前發生了什麼事情,椴松會這麼慌張地跑出門,平常交集很少的唐松和一松會用這麼曖昧的姿勢在同一個房間。
我今天也不過忘記帶錢包就出門而已,畢竟都走出家門了也懶得再回頭就乾脆到處閒晃,怎麼這世界變化這麼大呀。
「不好意思打擾了。」說完這句話,我退後一步想拉上門,這樣說來,剛才totti那傢伙好像穿著我的衣服。


一隻貓在屋頂上高速的竄走,再過去就是平常喜歡去覓食的小巷子,小貓往下一跳,安穩落在馬路上,前方一名男子聽到動靜轉過身,一面說著你來啦一面拿出貓糧給小貓。


我是松野一松,大型不可燃垃圾一個。我現在非常的困擾,平常總是和我很親近的貓不知為何露出了很委曲的表情,咪嗚~咪嗚~的就是不肯靠近我。已經沒辦法和人類好好交流了,現在連唯一能靠近的貓都不願意和我當朋友了嗎。半哄半騙地我好不容易搞清楚了原來是家裡有個「我」把小魚干吃掉了。
別問我怎麼聽得懂貓咪說什麼,我是一松,我說懂就是懂。
總之有人假扮成我這件事情等回家再來算帳吧,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想辦法安撫我重要的朋友,重新取回朋友之間的信任才行。


「唷~輕松,好久不見了呢,來我們對一下口號吧。」
被喊作輕松的男子和幾個同為偶像宅打扮的男性在街頭大聲喊出演唱會的口號,喊完後對方邀請他一起去逛逛新周邊,正在猶豫中,他正好看見一旁的巷子內正在餵貓咪的兄弟,便婉拒了邀請。


其實我不是輕松,我是唐松。我現在正穿著輕松的衣服假裝自己是他,這是輕松早上提出的請求,親愛的弟弟做出的要求身為好哥哥當然是答應配合了,想不到輕松會對我的衣服穿著有興趣,下次可以來交流看看。
但是在這之前,我也要好好了解一下弟弟的興趣,喊口號什麼的,我其實只是對嘴,差點就露出馬腳了真嚇人,還好看到在陰暗小巷裡的一松,讓我有藉口可以脫身。
因為現在我是輕松,所以就正常地邀了弟弟一起去超市買晚餐,準備一起回家。

一松懷裡的小貓喵了一聲,蹭了蹭一松,又乖乖的讓一松旁邊的哥哥拍了拍頭,溫馴的不得了。「喵。」


我是一隻流浪貓,我早就知道當初在屋裡的人不是平常給我餵食的人了,因為我很挑食,所以平常給我餵食的這名人類是用高級貓糧。那個在屋子裡的人居然因為區區小魚干慌了手腳,真是太好笑了。但我還是裝模作樣繼續演下去了,要說為什麼嘛,因為好玩吧,都是些愚蠢的地球人類,喵。


                                                                           #新年快樂//




最後,松18的一子完全是我的天菜呀!!!!!!!!!!抱頭!!!!!!!!!!!
問朋友說想趕一篇年末文他說要歡樂點的畢竟過年嘛~所以原先要寫另一篇色松但是寫一半發現似乎不會歡樂又半夜開了個莫名其妙的腦坑出來XD
隱晦給卡拉發點點糖

评论(6)
热度(33)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