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ALL一松向】偽.マフィ班

*沒頭沒有只有片段
*因為要為了最後一小段不到百字的H另外開聯結好麻煩所以這是無肉小清新版本謝謝
---
一松第一次見到唐松是他在黑工廠工作的第一個月後,從一開始對方就對他抱有著極大的興趣,面對組織裡的第一把交椅,一個可有可無的黑工廠員工他自然是對唐松敬而遠之。


後來他有幸見到了上面赫赫有名的情報組負責人輕松,那是他當上這間黑工廠小組長以後的事了。那天輕松和唐松一起來巡視產業,能作為情報負責人那觀察力敏銳度自然是沒話說的,對於唐松各種明著暗著的調戲和示好,沒兩三下就被輕松察覺了。虧他還特意想要低調!輕松打從一開始對於踏入這間黑工廠就感到排斥,期間沒少不耐煩的蹙眉、咋舌。本來一松認為他們之間的交集也僅限於那天的視察,出乎意料的,打從那天起,這名打從心裡反感黑工廠的人隔三岔五出現在這充斥著窮酸及絕望的地方,還指名了要他負責招待。儘管大多數的時候,輕松仍然會用不屑於故的神情對他的穿著及說話應對方式指指點點,開口閉口都是魔音傳腦般的抱怨。

一松已經見過組織裡最主要的兩名幹部了,雖然他並不是很想見面。

後來不知又過了多久,他又勝任了班長一職,這時候他已經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樣沒日沒夜地賣命工作了,唐松和輕松又再一次一同出現在他眼前。這一次他被那兩位幹部一起帶走,美其名需要了解一下新任的班長。被帶上車後他雙眼就被蒙住,沒什麼太大地反應,也許一松自己也很清楚這是早晚的事,他和組織裡有名的幹部上床了,還一次兩位。好處是他賺到了幾天的休假,自由活動。



「辛苦啦!一松也花了不少心血呢有什麼要求儘管和哥哥說沒問題唷!」
與平時懶散邋遢的形像相反,一松現在正穿著筆挺的西裝,打直了腰桿站穩腳步,沉默看著眼前的男子。
男子坐在辦公桌前,雙目從頭到尾不曾離開過手中的文件,口中卻插科打渾般分出神來和一松閒扯。
「很久沒回來了哪,有沒有想家呢一松?」「恩。」
悶悶的聲音從口罩裡傳出來,簡短應了聲,一松依然安靜乖巧站在辦公室內,他很清楚,除非小松開口讓他離開,否則他最好是乖乖在這邊站著,哪怕看上去就像是被罰站一樣。「一松你不用太在意沒關係,畢竟和那兩位接觸本來就是你的任務,只要能達成目的,什麼手段都沒關係,我呀,姑且這樣的容忍和度量還是有的。」微微晗首,一松明智地選擇不開口,到底生不生氣只有小松自己清楚,不過九成九是在不爽的,不想繼續激怒他的話就是少說話,然後表現得乖一點。「我想他們大概也還沒完全信任你,說是自由放假但應該是在監視你。一松你也別消失太久了,回去吧!」「是......好,那個,小松哥哥。」
被喊作小松哥哥的男子抬起頭笑著看向一松。
「我不會背叛哥哥的。」
「恩,我知道!」


「一松哥哥!」
聽到呼喊聲,他回過頭看著像自己奔跑過來的弟弟椴松。「真是的才回來一下就又要走了?好歹也來跟我打招呼嘛!」
「時間不多。」
明白一松所謂的不多代表什麼意思,椴松沒再繼續抱怨下去,而是從口袋掏出了一只護身符。「收著吧,畢竟哥哥的現在的工作很危險,隻身一人在那種環境也很孤單吧。」不讓一松有拒絕的機會,椴松直接把護身符塞入一松手中讓他握住。
「就當成是我也陪在哥哥身邊吧!」
垂眼看了看手中淡粉色的護身符,一松收緊拳頭把它塞入口袋。見一松沒有拒絕,椴松鬆了口氣又開口:「哥哥,雖然小松哥哥剛才說任務優先,但是那絕對不是真心話,安全第一,大不了火拼吧真的不行的話你要先想辦法自保然後回來!」
「好。」
然後他拍了拍椴松的頭,和弟弟道別。
他身上的打扮已經換回去黑工廠的制式工作服,走路姿勢也縮回貓著背脊的頹痞感。在回到工廠前,他注意到前面站著一名沒見過的男人,兩手吊兒郎當抓著鐵棒,一看到他就像發現新大陸般飛快往他這衝過來。
「就是你沒錯吧?唐松哥和輕松哥最近都很喜歡的傢伙!」
在本能感受到危機的瞬間,一松同時也知曉了對方的來歷,十四松,那個連大哥都倍感頭痛的存在。

评论(3)
热度(110)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