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那個松x劍三啪囉part.2

恩我又來混更了(喂

因為昨天打了好久沒打的JJC心情特爽所以寫段子~

之前的這個請把它當作是一個支線吧這麼虐的結局我才不承認

------------

其一、出谷

        當時六個人都瀟灑退掉了陣營,一時間滿滿的行程都空了下來。

        在成都廣場上面面相覷了一會,輕松歪頭思索半晌後開口,「那個呀,因為接下來大家都暫時沒收入了吧,我想加入長歌,比較有機會和官場的人接觸,以後搞不好能入朝廷當官,總比六個人都無所事事好。」

        「恩,可以呀。」不太在乎地擺擺手,小松把剩存的皇竹草餵給了伴隨他多年的踏炎,「好兒子呀,這大概是最後一次餵你皇竹草了,反正以後也不打架不跑商了。」

        「我說,那個呀,我想去長歌……」

        「聽到了啦!就去呀!在這邊囉囉嗦嗦做什麼?有人讓你不要去嗎你想繼續當你的萬花還是去長歌都沒人有意見啦!」

        小松轉過頭對他怒吼,對此,輕松垂下筆尖沒再吭聲,他對萬花青岩總是懷有一份憧憬和不捨,只是現實不容許他在像過去一般悠閒。

        

        幾個月後,椴松舞完一曲扇子舞,接下了無數路過的俠士打賞,好奇回過頭看著在後方替他伴奏的輕松。

        「輕松哥之前不是說要去長歌比較有機會入官場嗎?那現在怎麼樣了?」

        「喔,那個呀……」隨意在琴弦撥弄幾下,輕松聳聳肩道,「已經放棄了,就算是長歌也不等於人人都有機會當官,還要和那麼多人打交道太麻煩了,還是像現在這樣彈彈琴悠哉過日子就好了。」

        「……」

 

其二、大戰

        又一次他們六人瞪大眼緊盯著彼此,旁邊是廣都鎮接大戰的牌子。

        「打大戰需要奶吧!而且哥哥們以前只會打架對祕境完全不熟悉,我是七秀耶帶上我吧!」

        「只是補師長歌也行呀!」

        「我是長男呀!而且我也是可以坦王的一定要帶上我的吧!」

        「哼!蒼雲軍的傷害你們懂的。」

        「唉?現在明教什麼都很強,應該是要我吧!」

        「祕境!哈哈哈!十四松群攻很厲害唷!」

        「不,今天是要去太原上面那個小本,藏劍就算了吧十四松你留下。」

        「才不要,我寧可帶十四松哥哥也不要和大哥去!」

        然後,他們六個人就這樣睜著大眼到隔天了……

 

        「說起來,都是大戰只能五個人組隊的錯!」恨恨把古琴往地上用力一插,「我們還是想別得賺錢的法子吧!」

 

 

        椴松有個祕密,作為一個四修的七秀,雖然他哥哥們並不清楚他是四修,他偶爾會跟團去祕境探險打工的,錢也是這樣一點一滴背著哥哥們存起來的。另外,秀坊兒女多多少少都會些針線活,偶爾做些附魔拿去交易行賣,安全保密,就算是需要給些酬金,也比被那些鼻子比鬣狗還靈敏的哥哥們發現的好。

        附帶一提,委託交易行賣附魔是十四松哥哥建議他的,十四松哥哥很擅長打鐵,他們倆就這樣偷偷摸摸給自己存了不少資金。


其三、名劍大會

        小松和唐松喜歡打架,然而在遠離陣營這潭深水後,唯一的管道只剩下與人切磋,而且沒陣營沒軍裝,技術再好也還是輸人一截。

        「阿,哥哥們要不要一起去參加名劍大會?」揮舞著手上的重劍,十四松問著一臉人生好無聊的兩位兄長。

        「嗯?名劍?」

        「對呀,是我們藏劍主辦的活動喔,只要拿到邀請函就可以參加,認帖不認人,我們可以三個人一起報名唷!」

        「聽起來……真是不錯呢!」

        「十四松真是提了個好主意!」

 

        偷偷摸摸走到輕松、椴松身邊,一松解除隱身狀態後抱著貓道,「他們三個想去名劍大會大鬧。」

        「咦?那我們也去呀!」

        「是呀,會打的可不是只有他們三個而已,我們仨人也一起去呀。」

        「……恩。」懶洋洋地瞇著眼拍了拍貓咪的頭,一松應了聲好。


----

其實交易行會寫出賣家是誰,可是因為這是假設六個人都是真實活在遊戲裡下去寫的,現實中的交易行,尤其還是在唐朝,應該不太會去把委託者的名字直接貼在商品旁邊,所以保密度是夠的XD

 本來想兄組弟組打三三,後來覺得分外攻隊和內攻隊好像也很好玩,重點是我覺得兄組如果有蒼雲+長歌新舊雙爹組合犯規過頭了!雖然輸贏並不僅僅是靠門派......啦......?

然後是這個系列最早寫出來的一篇雖然放最後~~解釋一下這麼颯爽退掉的理由他們真的很爽快我覺得因為是6子像我一個朋友就算不想打了也終究捨不得退依然三不五時開去跑商賺錢XD



「所以當初到底是為什麼退陣營的呀?」這問題在慵懶的午後被トド松突兀地提了出來。
「唉?是為什麼呢......?」おそ松抬頭順著トド松的視線,看向在廣場和其他人插旗的カラ松和十四松,重複了一遍問題。
「因為很麻煩呀!我只是單純想打架可是每次跑商揣著碎銀很不方便耶!」
「就算不跑商還是可以打架呀!你和カラ松只是單純再給我找麻煩而已混蛋長男。」在一邊的チョロ松想到以前都是他和長男次男一起跑商,最後都變成莫名其妙的大群架還賠錢,就忍不住抱怨了句。
「可是還是很麻煩呀我不想靠自己賺錢呀還要提心吊膽隨時有紅名打過來乾脆就退了吧!」
「這麼說起來,我以前都是和一松哥十四松哥一起跑的,時常跑到最後剩自己在騎馬身邊都沒人呢。」
「然後某倆位惹出來的敵人常常搞不清楚狀況就找其他兄弟堵人報仇呀......」替トド松把剩下的話說出來,チョロ松很不滿地抓起一根針灸用的小針往自家長男的手背上輕輕戳了下去。
「噫--!」為了忍住不動手甩開,おそ松把力氣都花在了哀號上面,成功使原先在廣場插旗玩的弟弟們和在角落餵貓咪的一松都停下手邊工作湊了過來。
「哈哈おそ松哥哥慘叫得好淒慘呀!」
「......做什麼?」
「沒有,只是聊到當初退陣營的原因而已,想到おそ松大哥很會惹事生非忍不住罷了!」
「陣營呀......很懷念呢,男子漢果然都會嚮往這種熱血的場景。不過久了就有點麻煩,畢竟完全是在打架和被打中過日子嘛,現在這樣悠悠閒閒的也很好啊!」
「只是找藉口不做正事而已吧!」
一段小往事回憶在最後不出意料又成了チョロ松抱怨大家都在混日子,雖然他自己也差不多。
「嘛......現在這樣子,其實真的不錯啦......」把雙兵收到背後,トド松輕聲為這個閒散的午後劃下句號。


评论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