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色松】傲慢與偏見

-過去學生時代私設有。
-整篇大概是我對色松之間的看法。
-沒什麼CP感雖然私心當然還是頃向カラ一
-カラ松>唐松

---

  松野一松漆黑的雙眼正直勾勾看著唐松的背影,那人今天穿著印有骷髏頭的黑色夾克,他注視著骷髏頭空洞的眼眶,如同他也正在被直視著,小心翼翼地藏掖起輕視不滿的目光,就像是害怕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洞悉般。明明這假頭骨什麼都看不到,卻把一松的一切都毫不留情囊括進了深不見底的眼中,簡直是傲慢到不行,他嘴唇微開小聲低喃著,就像是夾克的主人一樣。

  他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產生這樣的想法,只是隨著年紀的增長,他個性越來越陰暗,而松野家的次男卻依然故我,輕而易舉地就脫口出相信對方這樣的話語。僅僅是因為他們是兄弟就可以毫無保留的給予對方支持和信任?根本就沒有真心去了解過彼此也能盲目地開口,這樣的松野唐松讓一松覺得自己就像是被寄生的母樹般,養分一點一滴都被對方啃食奪去,他張開嘴努力想吸氣,進入到肺葉裡的氧氣卻寥寥無幾。他用各種粗暴的肢體語言想掙脫對方的禁錮,然而名為唐松的枝根卻更加緊密地纏住他,不斷茁壯;終於,他再也看不見陽光,松野唐松成功籠罩住了松野一松。


  從鏡子的角度,松野唐松可以瞥到一松,其實就算不用鏡子來看,他依然可以敏銳地感受到來自於一松夾帶著憤怒的刺人目光,說白一點,芒刺在背。

  至今為止他依然不懂他們的關係怎麼會越加惡化,唐松很清楚一松是個認真的人,甚至到了有點鑽牛角尖的程度。因此面對一松,他總是表現地越發溫柔,嘗試著傳達出對弟弟的信任和支持,但是一松就好比停留在了反抗期,對他的態度反而一次比一次惡劣。真傷腦筋,他重新打量起鏡子裡的自己,精心打理過的髮型,新購置的無袖背心加上黑色仿皮夾克,最後配上一副墨鏡,半遮半掩地藏住他的目光,卻也讓他帶著自信的笑容更加顯眼。

  唐松認為,這世界仍然是美好的,只要細心去觀察,也就能繼續帶著真心的微笑去面對,很可惜一松無法見到。他的第二個弟弟太過耿直,耿直到了連看出去的道路都只剩下一條筆直且狹隘的小徑,松野一松就在那條路上戰戰兢兢地行走著,深怕跨出那條小道便會把自己摔得粉身碎骨,最後一松走累了,就蹲在原地再也不肯移動半吋。正因為一松只是看著前方,他對四周的印象就只有眼角瞥到的那一點幾乎模糊歪斜掉的色塊,松野唐松總想著把這個弟弟帶離困境,他不只一次闖入一松的視野裡,從一松看不到的後方突兀地、自然地闖進去,再走到一松正前方,他想告訴對方,其實這路很寬,他們都是走在這條大道上,既不用小心翼翼前行,更可以閒庭信步走馬觀花,雖然結局都是一松用力拍開他伸出的手而宣告失敗,儘管如此,唐松還沒放棄,他依然堅信他辦得到。


  一松記得,當他開始變得消沉時,那時候才高中,也許是轉變過於巨大,班主任因此建議他去學校的心理輔導師談談,對此他是嗤之以鼻的。一個陌生人開口閉口就是我相信一松,所以有什麼想說的話都可以對我說唷。多麼可笑,連原因都沒過問就可以帶著面善的笑容脫口而出信任這樣的話語,他總共被班主任帶去找輔導師三次,一次一小時,整整三個小時的時間裡他都沉默瞪著對方不發一語。此後不會再有人要求他應該去做心理輔導了,他也樂得清靜。

  然而松野唐松卻把他好不容易築起的高樓瓦解粉碎,那個在幼時曾經和他交情不錯的,松野家的次男,以一種近乎傲慢的姿態,任意入侵了他的世界。

  那大概是剛升上高二不久,他們在放學後一起走回家,那會他們關係還不算糟,至少偶爾一松會在學校附近的巷子逗留和貓玩耍,順便等那個社團活動結束的唐松一起回去。也是在那時候,在回家的路上,他正因為逐漸轉熱的天氣考慮著拉下口罩喘口氣時,一旁的唐松突然發話,問他是不是有甚麼煩惱,作為兄弟他很樂意傾聽,那人說,他相信他的弟弟,他相信一松。

  那一刻他猛然感到一陣反胃,學校的輔導員也是這麼說的,身為師長他應該幫助任何有煩惱有困難的學生,他相信一松一直是個好孩子。回過神時他已經出手推開了唐松,唐松差點重心不穩撞上路邊的招牌,一松卻摀住嘴,手掌和口罩幾乎阻隔了他能呼氣的空間,他有些艱難地深吸一口氣再吐掉,慌亂的跑離現場。松野一松可以接受處於深淵底的自己,可以忍受來自任何人的嘲諷,唯獨無法忍受有人以救世主的姿態,一而再再而三地想帶他離開,尤其那人還是他的兄弟,多麼的自傲呀,他可從來沒有舉高雙手,乞求他人來幫助自己,更不曾仰高頭顱,試著去窺視懸崖頂端的風景,他是如此心安理得地縮起身子,懶洋洋地拒絕所有試圖協助他的手。


  「唷一松。」唐松回過頭,看著角落昏昏欲睡的一松,對方在聽到自己呼喊時,明顯地僵硬了下,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繼續假寐。

  「我想作為兄弟,我們應該來好好的......」

  「不用了!」毫不客氣打斷唐松,一松放棄了裝睡的打算站起身。

  唐松並未因為這番不禮貌的回應而生氣,他重新安分地閉上嘴,看著一松站直身子後馬上龜縮回駝背的樣子,打著哈欠撓了撓亂髮,把它們抓得更翹,接著走出房間。至始至終他未再多說一個字,從很久以前,他就明瞭他們之間很難再正常的溝通,而如今他依然不得要領,對此,他僅僅是嘆口氣,把大多數的緣由歸咎於是對方太過固執。


  這是二十二歲過後的某一天午後,距離高二那年過去了五年之久,松野唐松與松野一松的距離,依舊遙不可及。


#END

他們和原作最大的差距便是原作中男女主角會反省,會承認自己的錯誤,然而色松並沒有!所以依然在原地踏步。

恩希望有把我對這倆人之間莫名又複雜又煩躁的關係的理解傳達出來!

話說回來,好希望下次寫完文章的時間是白天不是半夜呀。

评论
热度(19)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