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速度一】剪羽

*很病很有事
*這是在星期一下午時和歐搜一群聊到的東西,早知道那天晚上24話的內容我......恩......會多寫點歡樂的可是來不及了呀哈哈哈(揍自己
*如果諸位心臟夠堅強的話再看吧,以上!


  「一松的羽翅又長出來了呢。」揉揉鼻子,おそ松對著一松背後新長齊的一對白翼嘆息道。

  「的確,該修剪了。」愛撫般地滑過一松的翅膀,チョロ松點點頭附和著おそ松的話。
  被兩個哥哥不由分說抓住肩膀往房內推進去,一松先是開口想抗議,但是在對上兩位哥哥擔憂的眼神後又閉上嘴,順從地讓他們帶到房裡。

  

  おそ松從正面抱住一松,讓一松跨坐在自己大腿上,兩手輕捏著一松臉頰安慰道,「別擺出一副快哭出的表情呀,哥哥們會難過的,但是一松如果受傷我們心裡更不好受呀。」
  「我知道......」一松嚅囁道。
  一松第一次學習飛行時,因為不熟練從高處摔了下來,這在第一次學飛的天使之間很常見,但看在兩個保護欲過度的おそ松和チョロ松眼中,卻無法忍受一松受傷這樣的事實。從那之後他們就禁止一松再次飛行,甚至是剪掉他的羽毛。
  從此以後,一松只能抬頭仰望其他和他同齡,或者更小的天使一各個學會飛行,在青天中翱翔。
  他有些羨慕,但反正他也沒有親自在天空展翅飛行的經驗,他兩個哥哥寧可自己抱著他飛也不願意他學會飛行,所以他依然感受過懸在半空中,被風吹拂過雙臉的經驗,只是不是憑自己的力量罷了。

  「喂!おそ松!好歹在剪羽時克制一下好嗎?」

  不滿地瞪了眼おそ松,一松全身都在發抖,連帶著チョロ松也無法替一松剪翅,假如是哭出來的關係就算了,但是現在單純是因為おそ松把雙手都探進一松衣服裡,在一松的胸前玩弄他。
  チョロ松可是正在扮演剪刀手的角色,結果おそ松倒是輕鬆,居然還敢在這種時候這樣逗弄自己弟弟。
  「好好,你速度倒是快點呀,チョ、ロ、松。」先是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樣子,おそ松轉而把一松拉入懷中,但雙手仍不安份隔著衣料摩娑著一松背脊。
  無奈搖了搖頭,チョロ松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一松翅膀上,新長出的羽翼不能剪,血羽也要避開,小心翼翼把發育完全的羽毛和新羽分出來,チョロ松抓起剪刀從羽管快狠準剪掉最外緣的飛羽,剪過那麼多次了,他很熟練便把兩邊翅膀都修剪好。

  「恩,剪好了,完全不影響美觀。」チョロ松一臉疼惜地拍拍一松頭頂,另一手卻停在一松的新羽上搔弄著。
  被兩個哥哥前後夾攻讓一松坐立難安地扭扭身子,偷偷側過頭想看看自己的翅膀被修剪成什麼樣子,可他在低下頭後卻怔住了。他的哥哥們羽翼都有種強健而有力的美感,當他們飛翔時從地下仰望,逆著光的潔白翅膀彷彿在發光一般,身為弟弟他一直都很嚮往,對於飛行他沒有那麼多執著,只是很希望可以和兩位哥哥一起張開翅膀飛翔,然而如今,他們的翅膀卻從尾端染上像墨一般的色澤。
  「你們翅膀......」
  「喔,一松發現了呀。」
  「不要緊,你不用自責。」收好剪刀,チョロ松笑著對一松說。
  「是唷沒關係,如果真的墮天的話,我和チョロ松也不會丟下一松一個人的。」
  「吶,一松。」從背後抱住一松,チョロ松壓低了嗓音在一松耳邊問:「到時候你會和我們一起下去沒錯吧。」

    #the end

喔查了資料發現,很多養鳥的飼主,為了怕幼鳥受傷都會剪羽,有的不會剪太多讓鳥可以低飛,當然有些剪一剪就無法在第一次長好飛羽時學飛。

但是如果沒剪好影響外觀,會對鳥類造成心理陰影,而且兩邊翅膀數量要剪一樣多才不會影響平衡。

沒有養過鳥,恩過敏體質有毛的我都沒養過有弄錯拜託告訴我。

當初群裡聊完瞬間就浮現很渣的給一松剪飛羽的哥哥們,做這種事情早晚會墮落的吧!這麼篤定這呢就開心打了這篇XD
然而敵不過松公式強而有力的一刀為了不繼續掉入動畫節奏打亂自己心情我要安定地該做啥就做啥該補的坑慢慢繼續補



评论
热度(105)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