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おそ一】偽.マフィ班 PART3

*這系列差不多可以告段落了!前回走這邊

***

0-  

  當醫院的自動門開啟時,不少在醫院大廳等候的病人、家屬、醫療人員都往門口看了過去,緊接著許多人都不禁皺起了眉頭。  

  來者身著一套黑色西裝,西裝外套僅扣了顆扣子吊兒郎當露出裡面酒紅色的襯衫,領帶並未繫緊,和襯衫大開的風紀釦一樣鬆垮垮如同是把衣服隨意掛在身上,價值不斐的衣裝反而使男子看上去像極了個紈褲子弟;而這又讓不少長者對他的印象更差,當然,這也許也是因為,黑與紅在醫院裡,是許多人都忌諱且極力避開的色彩,然而這名年輕男人卻大咧咧地把它們都穿在身上。  

  男子並不在乎成為所有人的焦點,而是向遠方一名住院醫生點點頭示意,便踩著腳上一雙擦得黑亮的皮鞋,獨自一人走掉。

1-  

  這間醫院是松野家專門設立投資的私立綜合醫院,最主要目的當然還是提供自家人方便用的,當然在明面上,它就只是間普通的大醫院。

  松野おそ松已經很久沒有來過這裡了,哪怕當初送一松來這邊急診時,也是トド松陪同過來的,身為松野家的人,他們都有私人的管道、樓層和病房,而他現在卻像是個普通人一樣,從醫院大門口,隻身一人走了進來,並且沐浴在所有人的視線下,老老實實地按了電梯等待。

  方才他招呼的醫生正巧是幫一松手術的主治醫生,算是他們組裡內部的人,他那麼光明正大地進來,晚些八成會被念的。

   不過他才不管這些,抬頭瞄了眼逐漸下降的樓層數字,是呢,那些零零碎碎的無聊規矩,他才不想理會呢!就連兩個禮拜前,トド松告訴他一松醒來了,雖然整個人都還頗遲鈍的,不吭不響也不問任何事情,只是偶爾睜開眼時會靜靜望著天花板發呆,一個沒注意人又會睡著了。

  就像是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一樣!トド松是這麼向他報告的。  

  想到這,おそ松有些想發笑,對一個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的人來說,也許就真的如同新生嬰兒吧。

   他突然有些想不起來,當年怎麼就選了一松去赤塚組的地下產業臥底,也許是一是興起的任性,當然,他對一松是足夠信任的,他不曾懷疑兩個弟弟的忠誠心,但是黑工廠這種地方呀,一松是比トド松更加得心應手的。

  等了許久的電梯終於下到一樓來,おそ松先側過身讓裡面一張病床和護士出來,年輕的護士小姐在經過他身邊時扭過頭對他笑了下致謝,同樣報以微笑,他轉過身走進了電梯內,在門闔上前,最裡邊的鏡子正好照出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孔,接著門緊緊夾住,鏡中只剩下一道孤單的黑色身影,停了幾秒後,おそ松才伸出手按下了最高樓層的鍵。

2-
  從一松手術後至今三個多月,好幾次トド松問他要不要一起來探病他都拒絕了,人又還沒醒來,探病有什麼意思。這藉口讓他用到前兩周,トド松把一份文書重重摔在他桌上後,刻意清了清喉嚨,才告訴他一松醒了。

  原先おそ松站起身想罵トド松的,這弟弟打從他把一松拐上床後,對他的態度就越來越惡劣,三不五時就摔他桌子,但在聽到トド松最新的報告後,他又默默坐回椅子上。

  『不去!』

   聽他這麼回答,トド松倒也沒生氣,只是一臉嘲諷對他講,他寧可像這樣天天讓自己來報告一松的情況,也不肯直接到一松面前,讓一松知道他有多關心對方!

  おそ松在無人的電梯裡翻了個白眼,他在不在乎一松這種事,還用得著以這樣的方式去表現?

  正巧,緩速上升的電梯停了下來,一名中年男子推著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老婦人進了電梯,他重新擺出笑臉詢問對方的樓層,在按了按鈕後,便聽婦人用著細小的聲音向他道謝。

  老婦看上去病得不輕,然而現在卻神采飛揚的,叨叨絮絮說著自家兒子有多乖巧、孝順。當他們離開前,男子有些尷尬撓撓頭,病人都是需要陪伴的,而他不過是用行動來告訴母親他有多重視對方。

  おそ松板著臉仰起頭盯著天花板,他突然覺得他好像是欠了全世界一樣,隨隨便便遇到個人都可以對他說起一番道理來,真好笑,他是黑手黨耶,黑手黨什麼時後講過道理了!

3-

  他踏出狹長的電梯,這邊都還是「一般人」會踏足的地方,還須要走一小段路才會到他們家族專用的病房。

  很多話他都沒說過,但是他以為一松會懂的,臥底這種工作本來就有風險被反過來將計就計吃虧了也好,他沒有要把對方當成棄子,更不會因此責怪對方。  

  おそ松一直認為,這些事情一松應該是明白的。

  --誰讓你就顧著吃醋和人吵架!

  トド松說過的話突然就自己突破防線衝到他面前用力炸開,這衝擊大到他覺得四周都跟著顫巍巍地頓了幾下,忍不住停下腳步,他張望了下四周,這一層樓的病患多是重病等死的患者,一路走過來了無聲息,只有皮鞋底摩擦過走廊時發出的啪擦啪擦聲。走廊尾端有一扇緊閉的門,附近的燈並未亮起,只有個緊急照明燈一閃一爍的,一般人都以為門後是逃生梯,只有他們自己人清楚,再過去就不是大家認知上的一般醫院了。 

  對一個新興勢力來說,想要站穩腳步並不容易,做為領導者おそ松也是很辛苦的,至少在讓トド松去醫院陪伴一松的這幾個月,他可是都親自上陣參與所有事情,包括在談判完後正巧遇上了赤塚組有名的兩位組長兼搭檔。

  那絕對稱不上是什麼開心的回憶。尤其是那個帶了副墨鏡的男子,一照面第一句話就問他那個小野貓班長最近如何了。

  --非常好呢!不勞兩位掛心了!

   人還躺在醫院不省人事怎麼可能會好,但就算一松還在醫院,那也是他的人,不需要被不相干的人這樣掛念著。

  那時另一名看上去一絲不苟的男子只是擰著眉頭要搭檔不要多嘴後便離開了。

  他本來想朝著他們背後開槍的,當成試火力也不錯,然而在抓住槍托時,不同以往的重量讓他想起他老早就換了把槍攜帶,至於為何會想換個新女友,那原因每每想起來都令他感到各種不痛快。

   新槍用不順手,這麼在心底嘀咕著,反正他早晚會把對方全部端掉的。

 

4-
  おそ松正靠在一面玻璃窗口前方,裡頭的窗簾拉了一半起來,他從剩下未被掩蓋住的玻璃外頭垂下打量了室內,一低頭,一張蒼白虛弱的臉孔正緊閉著眼熟睡。

  他幾乎要喊出熟睡中的人的名字,想再往前頃,おそ松在額頭碰到玻璃時頓住了身子,他差點就要把自己撞個眼冒金星了,還好。半晌,他把視線從一松臉上挪開,轉著眼珠想好好看清楚這間病房。

   這房間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拿來生灰塵而已,直到這兩個星期來,被天天往這邊跑的トド松布置地充滿人氣,彷彿是打算久居一般。

  ......  

  誰會想在醫院裡久住呀那個笨蛋!

  病房角落有張沙發,米黃色的軟沙發上被放上了粉白相間的格子坐墊,還有條小毯子,八成是トド松來探望完一松後嫌麻煩便直接在這邊入睡了。沙發旁還有個圓茶几,矮墩墩的,充電器和線頭被隨手放在上面,無言了幾秒,おそ松思索起他是否對他們家最小的弟弟太過不聞不問了?

   往旁邊一瞟,還有個空的水果盒在充電器旁邊,盒子被倒扣在蓋子上,水果刀並未被收進刀鞘裡,而是隨意丟在盒子上方,也許前一天晚上トド松切了水果和一松一起吃了,想到這,おそ松臉色又更差了,那個八面玲瓏善於算計的トド松居然粗心到沒把水果刀收好,他難道忘了為何一松現在會需要躺在病床上了嘛!

  搞不好他進到洗手間裡面,還會發現一套全新且完整的衛浴設備呢!帶著惡意這麼想著,おそ松稍微轉了頭,看向病床旁的小矮櫃,櫃子上方有隻花瓶,搶眼的紅色和紫色互不相上地在上頭綻放,おそ松無語看著那花瓶,那一定是トド松把花買回來後自己插進花瓶裡的,這麼沒藝術感的插花也只有他弟弟才做得出來,雖然他自己也不懂花藝,但是身為一個正常人該有的審美觀他還是具備的。

  風信子和紫羅蘭?他瞧了好久才看出トド松帶的是什麼花,他沒分清楚トド松是用什麼顏色和什麼花做搭配,也許是認著紅和紫色亂抓一把的,最後那可憐的花朵就被トド松粗魯地塞進花瓶裡,那一坨一坨笨重的花朵,真為難這隻花瓶還撐著沒倒掉。

  搖搖頭,おそ松最終還是把目光轉回正躺在這張病床的人身上。

  那人的左手還插著點滴,想這麼個連打針都會怕的人,居然膽敢把朝自己腦門開槍!おそ松有些心疼瞪著一松的左手腕,因為正插著點滴而捲起袖子,正巧露出了這陣子以來不斷被扎針的手臂。很久以前他曾經把一松養得肉肉的,加上長期不曬太陽,白嫩嫩的他總喜歡揑著對方手臂,幾時開始入目的變成這種蒼白枯瘦的模樣了!

  他赫然驚覺,人的改變總是一點一滴的,一不留神對方的轉變也許就會大到和自己腦海中殘存的記憶完全相左了,那些他認為彼此都應該瞭然於心理所當然的心情,或許對方根本沒有接收到哪怕是一丁半點。

  畢竟連おそ松自己也無法否認,像這樣仔仔細細端詳對方的樣子,這樣奢侈的事情,也許就像是拼一幅千片拼圖,無意間掉了一塊在地上,等到他發覺缺少了塊拼圖時,他已經拼好了其餘的999塊拼圖,獨獨在一個小角空了白,而他才想起來要彎腰往地上尋找那缺掉的部分,老早就找不到了,因為他沒有在最開始時,就蹲下來把它拾起。

  如同他和一松之間,那日漸減少的交談,少到那些僅存的記憶都成了藉著毛玻璃看出去的景色,模糊而遙遠。

   回過神,おそ松有些焦急地想看看一松的臉,トド松說兩個星期前一松就醒了,而在這之前,一松昏迷了三個月左右,他迫切的注視著這張臉,都睡了三個月了,為何這人眼袋黑眼圈還是這麼重,白躺了這麼久!

  おそ松愣愣望著前方,一雙黝黑的瞳孔正無神地和他對望著。

5-
  假如他現在無法把視線轉開,那也一定是一松那睡眼惺忪的樣子把他整個人都黏住了!

  おそ松很確信一松絕對是看見他了,因為那黑漆漆的眼瞳之中,屬於おそ松的倒影正被一松捕獲個正著,在濃稠到化不開的睡意當中,他似乎是看到自己笑了,不是帶著應付性質的禮貌性微笑,微微地揚起唇角,扯起一個向上彎起的弧度,他很自然地便笑了出來。

  他見到一松嚅囁著雙唇,似是想說些什麼,隔著呼吸罩看起來其實頗為模糊。但他卻異常專注到貼上去,像是想把自己鑲入玻璃窗一樣。

  節骨分明的手靠在玻璃窗上頭,好比是在思考般,跟著一松艱辛地張闔的嘴一個字一個字地無意識敲在這道透明的窗上。

  --扣、扣、扣。

  音量不大,但在寧靜的病院中,那一下下好似直接敲在了心頭,一字一頓把心中的陰霾一併敲碎。

  一松睜開了半瞇著的眼皮直直看向おそ松。原來這個人也會有這樣子的表情呢,有些狀況外地想著,おそ松稍微拉起了上身,又專注地看向一松。

  『我、也、是。』

  他沒說出聲來,只是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回應一松。

6-  

  松野一松只惦記著一件事,他這輩子未曾好好對松野おそ松說過幾次的話,他好想再當著他的面認真說一次。

7-

  『我愛你!』  

  『我也是!』

***

最後面真是亂噁心了自己一把的,嘖
敲三下我愛你,這說法到底哪來的我已經起雞皮疙瘩了到底為何要寫這種我自己都覺得很毛的東西啦!!?

紅色紫羅蘭:相信 
紫色紫羅蘭:小心翼翼守護的愛 
紅色風信子:感謝你/讓人感動的愛 
紫色風信子:悲傷/憂鬱的愛/道歉/後悔 

當初part2寫完時想了很多種後續,各種狗血的芭樂的都想過了,後來我覺得那些寫起來都沒意思,乾脆把前因後果交代一下,然後一松不是還有話要對歐搜說嗎?就給他一個機會好好說吧!我終究是心軟捨不得死一松呀XD
還有最初在構想這文章時真的只是想寫水陸一,不知為何在想大綱時就變成了all一松的內容?本來打算就給他一發完結,後來某天聽歌時腦袋就不斷出現了倒在血泊中很絕望看著oso的一松這種場景,然後part2就噴出來了!
原先真得是打算發便當的,但是畢竟是一松推,我還是不夠狠心所以就改成tbc,這根本是拿石頭砸自己呀這結尾怎麼辦!
包括處罰也好打架呀還是失意梗什麼的真的亂七八糟都有想過,但沉澱下來重新看過一次後,想一想一松不是還有很重要的一句話還沒好好說嗎?!不只是一松,oso也一樣呀,那些亂七八糟的解♂開♂誤♂會♂還是懲♂罰♂我相信都是會發生的事情嘿嘿,所以這就不用寫了吧覺得寫這個沒意思(X

到頭來,這不過是個情侶鬧彆扭差點鬧出人命的故事(遠~

  
  

 
 

评论
热度(45)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