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おそ一】Pull (1)

1.一松很強氣很強氣很強氣!如果不喜歡強氣受的請不要點進去
2.小松前面很像被耍著玩但是這是歐搜一沒錯
3.說真的那種很欠揍很囂張的人不就擺明著欠操嗎所以是歐搜一
4.還沒寫完只是放個開頭
5.基本上都是在網路上查的資料,如果有誤歡迎告知!

*おそ>小松
 一松就一松
==

那樣的景象大概可以被稱之為煉獄也不為過。

躺在蓆墊上的病患不是痛苦的呻吟便是陷入昏沉當中,低低的啜泣聲在屋子裡未曾間斷過,染病的患者皮膚上多少有幾處異常顯眼的黑塊。
一名病患勉強睜開雙眼,泛著淚光嘶啞地懺悔著自己的罪惡,一旁一位全身包裹在層層黑大衣內,臉上戴著巨型鳥喙面具裝束的人用拐杖輕指了指那名病患,猶如得到了寬恕般,病人原先恐慌的神情轉為了終將解脫的笑意,緩緩闔上雙目。

又一個了。
在心中替原本的數目字上又增添上一筆,小松立在一堆病患中間,無力垂下雙肩。
身上的服裝是專門設計給瘟疫醫生使用的,成功隔絕了空氣中難聞的氣味,然而究竟有多少阻隔病疫的效果就另當別論了,不久之前,才有他的同行因為染病而離世。
他輕輕喘著息,透過面具上玻璃製的眼珠看著這扭曲的空間,也許在不了多時,他也會步上那名同行的後塵,他應該考慮逃跑了。

挪動著步伐閃過一各個臥倒在地上的病患,他走出了染病者的集中房,在關上門之前,他瞄了一眼門縫。
隱約間,一個衣裝與他相仿的人影淡然閃過,將掩住的大門又被重重拉開,小松踏入屋內慎重檢視了一圈,能在屋內自由走動的只有他,就算工作繁重他也還不至於連有外人侵入都沒發現。
錯覺吧?
晃了晃腦袋,臉上的具喙跟著大力的晃動,小松伸手扶正了面具,香料的氣味充斥著整個面具內部,每天都浸染在這樣強烈的香氣中,就算沒有被瘟疫感染,他也覺得差不多要被嗆死了。

走在路上,路人看見他都反射性繞開,他就像是被排斥的死神,明明是醫者,但面對病者的束手無策,卻讓身上沉重的衣袍以及臉上鳥嘴面具變成了帶走亡靈的象徵。

這麼說來,剛才離開前看到的幻覺,反倒是比他更像是傳說中的死神呀!

*

小松再一次見到「幻覺」是在街道上準備去買食物時,這一次他看得很清楚,那是個臉色陰沉的男子,周圍有團團的黑色煙霧把他圍住,好比是穿著件厚重大衣,那人腳步並不快,卻很穩健地穿過街上車水馬龍的人潮,彷彿是除了他之外沒有其他人能見到那個男子。

不自覺跟上腳步,他尾隨在男人後方一路七彎八拐的走到郊外。
似乎是忘了自己原先只是在跟蹤,小松越發光明正大的走在其後方,回過神時,四周已沒有什麼可供藏匿的物品了。
男子回過頭,一張與他極為相似的臉孔近在咫尺,布滿陰霾的雙瞳和他對上,對方看上去並不意外小松跟在後頭,扯動了嘴角,那人先是擺出了嘲諷的神情,接著咋咋舌發話:「我說,醫生,你跟著我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可多著,像是明明沒多少人見過他面具下的臉孔,為何這人卻能精準道出他的身分?
用力想了想,小松問出了他現在最為介意的問題。

「那個,你是死神嗎?」

==

這是個瘟疫醫生與瘟神之間的故事~
Pull在拔河比賽中是代表開始的指令,小松的工作就是以生命為繩子,與死亡拔河,所以這篇文章才會這麼取名。

评论
热度(21)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