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那又怎樣 【輝→茂】

副標是 論如何愛上把我打成渣的男人

瞎猜輝氣心境上轉變的原因

-----------

接連兩天高燒不退確實會使人心思渙散。
兩天來不斷在腦海中上演著放學後那場驚天動地的戰鬥,你沒停止過模擬各種戰鬥的可能性,卻又在最後導出的結果上重重打上個大叉。未能好好休息使得你大腦呈現短暫的空白茫然,才發覺自己不知覺中已小睡了片刻。很難得,醒來後你未再繼續反覆回想用超能力和影山對打的場景--你把那稱之為戰鬥,雖然是你單方面攻擊居多--。
拿下了貼在額頭上的濕毛巾,你緩緩起身,搖搖晃晃走到浴室去,把毛巾丟在洗手槽裡。太麻煩了,果然還是得預備個散熱貼比較方便。
在心中嘀嘀咕咕著,你突然想起了許久未見面的父母,很久以前發燒時有大人照料,而在自己搬出來獨居後也一直過著一帆風順的生活,多久不曾體會過這樣狼狽難堪的日子了。
轉開了視線,你刻意迴避掉鏡中所反映出來的自己。

在搬離家的前夕,你曾被一個莫名其妙的組織給追殺,或者說,想強行綁架,但就算面對著年長了自己多歲的成年人,依靠著自豪的超能力,你也成功擺平對方,甚至反過來取得不少情報。
但是那位影山不一樣,你不清楚對方過去的生活如何,但你可以非常肯定,對方的運氣比你還好,在你之前,影山他一定沒有遇到其他超能力者過,他正被好好地保護著。
所以才能天真說著不能攻擊別人這樣的傻話,卻又毫不留情展現出碾壓他人的實力把你的自信心全部擊碎。

出現裂痕的玻璃無論如何都難以再修補會原狀,它只會循著裂縫,逐漸延長加深碎痕。你很難再繼續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生活,就像當年為了不讓父母親生活受影響爾決定自己獨居。
拿掉了超能力,你究竟還會留下什麼?
不可否認,影山他確實使你動搖了。假如你擁有把整棟校舍捲上高空的能力,或許你根本不屑於思考這個問題,可惜你沒有,因此只能被動地接下他人拋過來給你的疑問。
打從出生時就具備的力量沒了的話,你還會是花澤輝氣嗎?
甩甩頭,不存在的可能性怎麼去想像仍然無法描繪出雛形的,但至少,你不禁地對另一種假設萌生出一絲期待,沒有超能力你現在就能好好和家人待在一起了吧!

所以果然還是被影響了,儘管對於這樣的轉變你並非強烈去排斥,哪怕改變你想法的人兩天前把你不客氣和學校一同甩上空中。
但那又怎樣呢,能一直和爸爸媽媽安穩地住在一起的話當然是最完美的選項不是嘛。這樣一想,就覺得身體好像輕鬆許多了。你沒察覺,你又開始滿腦都是和影山相關的思考模式,只不過這次你所考慮的事物,和稍早以前開始有了些許差別。
低頭看了眼沖著自來水的毛巾,你關上水龍頭把毛巾擰乾掛回架上,應該不用多久就能退燒了,這玩意就省下了吧。
等之後退燒再和家人打個電話報平安好了,不過在那之前,你終於鼓足勇氣看向鏡子,還得先去找頂假髮才是。

                                                                               # #the end


テル份不足嗚嗚好喜歡テル喔不知不覺越來越喜歡他

テル好帥喔



评论(4)
热度(10)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