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歲末

今年最後一發。新年快樂!

趕死線出來有誤字歡迎告知(躺下

***

To:花澤輝氣

許久不見了,花澤君。本來想試著用電子信箱或簡訊來寫新年問候的,可是你也知道我對電子產品並不是很擅長,打了幾個字後還是放棄了,也許得打到明年都還不能打完它呢。

我也有給家裡和師匠那邊打過電話,律現在正在準備備考,前陣子全國模擬考還考了第五名!真的很厲害呀!在電話裡也是一直對我叮嚀著好多事情,他一直都是個讓人放心的弟弟,相較之下我反倒沒有做大哥的樣子。

師匠也還是一樣,拉著小酒窩和芹澤先生到處除靈,有時候還會抓著律一起出門,但是暑假過後就被律用要備考當理由狠狠拒絕了。

我和他們都聊了好久好久,我也有好多話想慢慢對花澤君說,只是比起電話,我認為寫出來更能幫助自己把想說的一一說出來。

已經年末了,想不到我們進入大學也快一年了,這代表我們也差不多有近一年沒碰面了。我到現在都還對於自己能上大學這件事感到難以置信,就像當初準備考高中時也是,你和律都幫了我不少忙,尤其是你,花澤君,明明自己也正在準備考試,卻還是分出不少時間幫我複習。考大學還好一點,畢竟當初已經決定走文組了,可能對很多人而言,日本語是從小說到大的語言,但是對一直被人說是不會讀空氣的我來說,這卻是個很實用,能學到不少東西的科系。

而且花澤君比我厲害太多了,進了一間名大學的招牌系所,原本我一直很擔心的,要多浪費時間幫我備考複習,會不會影響到你念書,不過看到你的錄取通知後整個人都放下心了。

我在現在班上和同學相處的不錯,我想我很幸運,人生中每個階段都可以遇見溫柔的同學,他們每個人都有著強大的包容力,對我的許多不足都極有耐心。

也許是我們班上的人都比較喜歡靜態活動,太燥的環境或活動他們鮮少去碰觸。但是先前學校校慶運動會上,他們都像瘋了一樣,拼老命一樣地去抱了座籃球賽的冠軍獎杯回來。我才知道我們系上有系籃,不少同學都有加入練習的。這樣回想起來,剛開學那會兒似乎也有人找過我去參觀系籃活動,不過我回絕了。大多數的球類運動我都不擅長,我還是像以前初中時一樣,每天下課後練習跑步。跑步已經差不多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它不再是為了想引起誰注意或討誰歡心的工作,我甚至可以有餘裕在慢跑時想著很多過去發生的事情。

肉改社社員們對我的支持、我的家人對我的關照、師匠給與我的每一句話、小酒窩帶著吐槽式的關心,還有花澤君,你總是無條件給了我很多幫助,去救律的時候,幫我做複習的時候,想著這些事情,慢跑的步伐也不感到疲憊了。

對了,我最近在學習游泳,聽說人在水中需要花費的體力是陸上的四倍。我才剛學會怎麼漂浮在水面上不要沉下去而已,等開始學習打水大概就可以體會這句話的真諦了吧!

說了那麼多自己的事情,其實我本來指示想問問花澤君,最近過得如何?

我們學校這裡已經開始飄雪了,不過你們學校位置偏南方一點,不曉得有沒有開始感受到冬天的寒冷了。

聽說我們學院打算舉辦跨年倒數活動,所以雖然現在是假期中,很多學生還是決定今年留下來為活動做準備。我以前只在電視上看過各種不同的跨年活動,還沒親自參與過,因此大學的第一年,我就決定留在學校體驗跨年,律知道我不回家時還抱怨了好久呀。

似乎不少同學都想多約點朋友或是交往對象一起來玩。

那個,花澤君,你有沒有空過年時也一起過來玩呢?

寫了許多終於問了最重要的問題,我好怕最後又忘記問喔。

如果忘記的話就只好用電話直接問了,但是想到電話會馬上聽到你的回答又覺得很緊張。

                                                                                         新年快樂!

                                                                                       by 影山茂夫

他們約八點時在影山學校的校門口匯合,而現在已經八點過十分了,花澤輝氣還在路上奔跑。

他原本算準了時間想給影山來個驚喜,誰知道出了車站後發現外頭積雪比想像的深,還不到妨礙交通的厚度,但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踩在上頭也只能放慢腳步,配合這個任性的季節開的玩笑。

一團一團白煙隨著他的喘息滾滾轉動,等花澤好不容易到影山學校門口,影山茂夫已經在校門口吹了好陣子的冷風。

「對不起......我......呼......」他彎下腰,雙手撐著膝蓋,張開嘴大口大口吸氣。

「不要緊,我也沒想到今天下午突然又下了場雪,雖然現在已經停一段時間了,不過花澤君過來還是很不方便吧。」

黑髮的青年說話依然不疾不徐,帶著淺淺的微笑,花澤平穩了呼吸,想著影山的同學運氣可真好,他惦記了好幾個月的人,那群同學每天都能見到。

仰起頭注視著黑髮青年,伸出手撫上影山臉頰,他今天戴的是露指的手套,外表看上去很有時尚感,但在冰天雪地的環境完全起不到什麼保暖效果。他動作很輕,如同在碰觸什麼易碎品,指尖在碰上影山略為冰涼的肌膚時有點兒發顫,「我說......」他聲音像是被壓住喉嚨發出來的,在獵獵北風中幾乎被蓋過去。

「哇喔!花澤你的手好冰!」

「真是抱歉。」他手回收站直了身子,「臨時找不到手套,只有這雙勉強替用一下,效果不怎麼樣就是了。」

活動是從八點半開始,大家準備了很多不同的表演,一路喧囂玩鬧到12點前,再一同倒數跨年,畢竟是學生自己主辦的活動,並不強制參與者入場時間,那比較像是個大型party,提供了不少飲品和食物甜點。反正也趕不上準點入場了,花澤輝氣和影山茂夫便不急著趕過去,而是肩併肩在校園裡散步,花澤會面帶笑容專注看著影山,聽他描述這段時間大家在準備活動時鬧出的各種趣事,影山的語氣很自豪,那算是他從小到大第一次這麼投入去和同儕用心準備一場活動,儘管他沒有準時去參加。

花澤也跟影山說了很多上大學後發生的事情,很多平常對著網路電話並不會特地去提起的故事,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優秀的成績和外表,他很容易擄獲女孩子的芳心。影山在傾聽時眼神是閃閃發亮的,就好比他自己也親身參與其中,只有在花澤認真彎著手指數他開學到現在收獲多少告白時,會偷偷瞄向別處,他依然表現得心平氣和,但花澤還是悄悄注意到影山這小動作,並在心裡暗自竊喜。

當他們到活動會場時,裡頭的尖叫和笑鬧聲已經要掀翻全場了。時間一點一滴接近十二點整,舞台上表演到了最高潮,他們被人潮擠地差點要找不到對方。

八成是在人群中感到悶熱了,影山把手套脫下來,而後面涌上前的人流推地他險些跌倒。

「你小心點。」拉起人,花澤兩眼定在舞台上,主持人一唱一和搭擋配合地非常好。

五十九分了,主持人比了個禁聲的手勢,每個人都像明白了什麼一般安靜下來,花澤其實對倒不倒數沒有特別的興趣,但人群的感染力很強,他都忍不住跟著期待起來。

攬住影山的肩膀往自己拉近些,他抓住影山靠近自己的一隻手塞進外套口袋,緊緊交扣住手指。

「唉,花澤?」

「抓緊些,免得等等被沖散了。」

影山沒反駁,任著他扣著手,大拇指曖昧地順著掌邊遊走,從手背關節到指尖,反覆滑過一指又一指。

『十、九、八......二、一!』

『新年快樂!』

喊到後來四周躁動地他什麼都聽不清楚了,揉揉發疼的耳朵,他側過頭看著影山,對方臉有些發紅,嚅囁嘴唇對他說著什麼。

「花澤君,已經倒數完了......手。」

「還沒完。」感覺影山手指不安分扭動抓合,他正輕壓著影山的指腹,影山手指纖細柔軟,讓他捨不得現在就放手。

「我還沒倒數完呢!而且我也沒說數完就放手。」

「......以後機會很多。」茂夫喃喃道,像是要說服花澤,又像是說給自己的聽的。

那就數一輩子吧。動了動唇,花澤沒把話說出聲來,但他從影山眼中看到彼此眼底深處都染上了笑意。

                                                                                                            #end   藍泠 105/12/31  

        

                                                           

看過個報導實驗,說常遲到的人對一分鐘的感覺比實際的時間慢,所以大家體會一下輝氣說的沒數完是真的還假的XD😋

评论(3)
热度(16)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