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おそ一】 一百零一分

耶!!!!一月四日毆搜一日!!
我喜歡長不大的奇蹟笨蛋長男和普通溫柔的四男!




*

樓下很吵。

那是他醒過來時的第一個感想,懶洋洋地翻個身重新瞇上眼睛,腦袋亂糟糟猜想著現在究竟是幾點鐘。一般而言起床時間都不會早於十點的,他和他的兄弟們的都是,所以像這樣僅剩他還一個人躺在床上其他弟弟們都起床了的情形,他還真的沒遇到過幾次。

他不滿意地撓了撓後腦,樓下的弟弟們正在為最後一碗飯大打出手,飯桌上少了一人,就代表其他人可以有更寬敞的空間和更多的飯量。不用特地努力去聽下面在吵什麼,他大致上也能猜出他的弟弟們是怎麼說的。

--趁這那個人渣長男不在把他的飯也吃了別留了吧!

喂喂別開玩笑了!他可是松野家的長男耶!他都還沒入座其他人怎麼可以擅自就開動了!

他暈乎乎想,假如現在有哪個弟弟有想到他,端一盤早飯上來服侍他,那下午時就難得發發善心,投資個兩千元請那位弟弟打小鋼珠吧。

當然結果是沒人上來的。縮進棉被裡頭,他故意大字型攤開手腳,一個人佔據了整張床舖。樓下似乎已經把早餐掃蕩一空了,正大聲嚷嚷休息一下想去哪邊打轉。

他覺得他的兄弟們都太不可理喻了,明明都是啃老族,還裝模作樣把自己當成了什麼大忙人。比起來,他這作大哥的今天都還是空腹的呀,這難道不是更應該優先關心嗎?

大概是兩千元打小鋼珠的誘因不夠,他很清楚他的弟弟們和他一樣,都是喜歡壓榨其他兄弟的渣滓。那好吧,他願意把偷偷存下來的積蓄,都拿來請對方去賭馬,賭贏的錢也都歸對方自己的,只要有誰現在出現在房間裡,像樣地喊他起床,再端出熱呼呼的飯菜來給他吃。

樓下逐漸安靜下來了,休息過後,其他人三三兩兩離開家門,整棟房子瞬間變得冷清。他吸吸鼻子,乖乖躺回他原本的床位。他渾身乏力不想起來,只好繼續窩在暖被中胡思亂想。

既然他的兄弟們都那麼沒心沒肺不可指望,那他也不想管他們了,就算等等有人上來跪下來求他,他也會......會......?

會怎麼做呢?

棉被突然被人拉開,習慣了黑暗的雙眼不由自主閉上,他胡亂舉手亂揮,抓住了來人的手臂,睜開眼,他虛弱道:「吃掉你喔。」

「啥?」對方拔高音調,把他的手壓會床上,微涼的手掌蓋在他的額頭。

「小松哥哥你燒過頭了嗎?」

他沒吭聲,瞪大眼緊緊盯住來者。

降溫的冰毛巾覆上額頭,對方又拿了條乾淨的毛巾,替他把汗水擦拭掉,一邊對他說:「你感冒先好起來,想做什麼隨便你。」

「認真的?那一松留下來當我新娘吧?」

松野家的四男沉默半晌,抓住了小松的手:「稀飯在電鍋悶著,你想吃東西時跟我說一聲。」

然後一松慢慢躺下,蜷起身子面向小松,把頭埋在棉被裡,聲音低沉沉地對小松說:「其他時間我都待在這邊。」

「辛苦你了喔。」他側過身拍拍一松的頭:「哥哥我會趕快好起來的。」

                                                                ##### \(° v °)/

         by藍泠

评论
热度(35)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