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輝茂-unbalanced 4章

4-

我心不在焉地回到了住處。把鞋子放回鞋櫃,我換上了室內拖,旁邊還有一雙造型類似的拖鞋,它的主人還正在學校裡打他的網球。

屋子裡許多傢俱都是成雙成對買的,好比沙發上的靠枕。我把自己拋上沙發橫躺下來,把一個紫色的小枕頭覆蓋在肚子上充當棉被,然後抓起另一個藍綠色的用力抱住把整個臉部都埋進去。我手裡這個是花澤的,他每次都喜歡抓著這玩意看影集或電影之類的。這小套房的房東人很好,當初搬進來時已經幫我們備好大部分用得到的傢俱了,而且對於我們倆剛升大學就自己出來租房子住的行為,貼心地什麼都沒多問就同意出租了。我說不準房東究竟是不是有猜到我和花澤的關係,不過花澤笑說猜到也沒關係,他非常樂意光明正大曬恩愛。

--但我不喜歡這樣。

我似乎是那麼回答的,那畫面我自己都覺得太衝擊了,所以馬上拒絕了他的提議。

這房子距離我就讀的大學需要搭15分鐘左右的電車,而距離花澤的大學又更遠了,大概得花上25分鐘,這都沒算上從房子到車站的時間。大一剛開學時花澤每天都認命早起通勤,一個月後他一臉崩潰說他需要張駕照和機車,然後真的跑去考了張機車駕照,並且尋了台便宜的二手車回來。我還記得他把車子騎回來的那天,那是櫻花樹已經重新冒出鮮嫩綠葉的季節,陽光還不算太強烈熾熱,偶爾幾片雲朵遮住太陽,徐徐涼風吹進屋內很舒服。這時候可以打開窗戶,再轉開電風扇,省下一筆冷氣的費用。離家後,我才開始學著去打理自己的生活,而身邊能有一個已經自己獨居多年的室友實在幫了我不少忙,這讓我不得不佩服花澤,他國中就一個人離家在外了,那些年的生活該有多麼不容易。剛開始的時候我幾乎只能傻楞楞佇立在花澤旁邊,看他俐落做著家務,一邊跟我講解許多要注意的技巧,我總覺得抱歉,而他卻苦笑著告訴我,其實他也在適應,他好久沒和人一起生活在同個屋簷下了。

想到這裡,我坐起身盯著手上的靠枕,也許他當時只是在安慰我,他一向很懂得照顧他人的情緒,尤其總是在顧慮我。律也曾經說他怕我壓力過大時會控制不了自己,現在我忍不住懷疑,花澤他會不會下意識裡也在避免給我壓力。

我似乎聽見自己心跳撲通撲通大聲跳動,體內的血液像是被煮沸般,肆意躁怒地奔騰過全身,我從沙發上跳起來跑到窗前打開窗子向外望,打從入秋後整個街坊好比是正在換新毛的獸類,褪下了綠意,兀自披上鮮紅的毛皮,也許再過幾個月它們便能蛻變成深棕色徹底融入大自然中。一整片火紅色的街景讓我有些暈頭轉向,揉揉眼再睜開,我正巧見到一道金陽穿破雲層,它輕巧卻又帶著篤定不疑的氣勢直直躍下,破開有點陰涼的空氣,原先昏暗的室內像是被鍍上一層金箔,我看著一樓的街道,恍惚中感覺有個人正牽了一台車在樓下,他舉高手臂友善地向我揮了揮。

「啊、輝......」喊出第一個字,我猛然想起花澤現在應該還在學校,他晚些時候還有課。

我這時才看清樓下的行人是我房東,他牽著腳踏車,跨坐在車上朝樓上喊過來:「儂現在沒課呀?」

他說話帶著濃重的鄉音,相處了一年多我總算是比較習慣這位熱情又貼心的房東講話方式。

「沒有。」我低低回了句,想到我這音量對方根本聽不清楚,又大力搖了搖頭。

房東沐浴在陽光下動了動雙肩,活動過筋骨後,他騎著腳踏車慢慢離開。

花澤把機車騎回來的那天天氣也如同現在這樣,那時還是夏天,氣溫熱多了,但是有幾片雲層,陽光不太刺眼,卻能讓整個世界都變得鮮明起來。花澤他故意打手機給我,要我去窗邊看,我一走到這扇窗戶低頭,就看到有人耍帥般故意靠坐在機車上,手扶著龍頭,另一隻抓著手機的手高高舉起向我打招呼。

「挺不錯的吧!」

我手機傳來他的聲音,他就是在獻寶,「以後我們去超市不用提著打包小包了,我們不如現在就去一趟超市?今晚煮咖哩。」

「這天氣你要吃咖哩?好吧我喜歡咖哩我們現在去。」

「夏天吃咖哩很好,大概就像冬天就要去吃根冰棒一樣。」

「你季節感都亂了?」更正,是瘋了!

「哪有,現在年輕人都這樣,影山。」

我應該要多反駁他幾句,不過從上面看下去,他頭髮在陽光下閃亮得刺眼,把他整個人都襯得明亮鮮活起來,我不想壞了他的興頭便轉身出門了。

我到樓下時,花澤拋過一頂安全帽給我,拍拍機車後座要我上車。

老實說,我還沒搭過別人的機車,我以前和靈幻師父出門都是徒步居多,頂多坐電車或公車,奢侈點也就是計程車。我慢吞吞跨過座椅,猶豫半天手向後抓,拉緊了扶把。

「茂夫,你抓緊些,小心等等別摔車了。」

「我好了。」我告訴他。

然而花澤卻沒有動靜,他停一會,轉過頭來看我,我看他轉身,便抬頭看向他,安全帽卻滑落下來遮住視線。

「噗!」他笑出聲,卻又主動幫我把安全帽推回頭頂,再仔細替我調整鬆緊。

「這樣就可以了。還有你手抓那樣會重心不穩。」安全帽壓住耳朵,使他聲音聽來嗡嗡嗡的不是很清楚。

他大概見我沒反應,不由分說拉起我雙手往前扣住自己的腰部。他手緊緊握著我的手,我在後頭,無法知道他究竟是什麼表情,只能聽見他聲音從前面傳過來,他音量不大,這次卻精準鑽過安全帽的阻隔讓我聽了個明白。

「你抓好了,抓穩些才安全。」他又重複了一遍。

我覺得這姿勢很彆扭,這樣騎在那路上頗不好意思的,最後我給自己找了個折中方案,我揪緊他上衣,拉得很緊,我都擔心會不會拉壞衣服,花澤應該有注意到我的小動作,但也沒多說什麼便出發了。

他騎得不快,我能好好拉緊他,把安全帽抵在他背後。

回想到這邊,我覺得自己不太明白,我以為我對花澤已經頗為了解,但這份了解似乎僅是留於表面,我知道他很遷就我,遷就久了也許便成了總習慣,但這樣好嗎?

===================
我要繼續屯稿了(躺

用茂夫的視角來說故事,劇情進度簡直出乎意料的緩慢!?
他真是個會認真思考事情的好孩子呀TTATT

评论(2)
热度(10)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