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長兄一/精美包裝

一樣是情人節時寫的

總之這篇不想挑戰底線我們直接走長圖吧><其實我都沒做到底但是還是...唉

用力戳

【おそ一】 一百零一分

耶!!!!一月四日毆搜一日!!
我喜歡長不大的奇蹟笨蛋長男和普通溫柔的四男!

*

樓下很吵。

那是他醒過來時的第一個感想,懶洋洋地翻個身重新瞇上眼睛,腦袋亂糟糟猜想著現在究竟是幾點鐘。一般而言起床時間都不會早於十點的,他和他的兄弟們的都是,所以像這樣僅剩他還一個人躺在床上其他弟弟們都起床了的情形,他還真的沒遇到過幾次。

他不滿意地撓了撓後腦,樓下的弟弟們正在為最後一碗飯大打出手,飯桌上少了一人,就代表其他人可以有更寬敞的空間和更多的飯量。不用特地努力去聽下面在吵什麼,他大致上也能猜出他的弟弟們是怎麼說的。

--趁這那個人渣長男不在把他的飯也吃了別留了吧!

喂喂別開玩笑了!他可是松野家...

說是要考試的人實在沒膽當著我媽面前搬電腦打字,腦袋不少坑越積越多
這篇是偷偷地直接在噗浪打的小短篇,毆搜一群的每週主題~
直接上連結吧

http://www.plurk.com/p/lqrb1l

おそ一/風邪


沒力氣調整排版了索性用成圖片

有一度考慮換成年中可是我又很想讓他們對嗆拿弟弟錢打小鋼珠和深吻這件事030

【おそ一】Pull (1)

1.一松很強氣很強氣很強氣!如果不喜歡強氣受的請不要點進去
2.小松前面很像被耍著玩但是這是歐搜一沒錯
3.說真的那種很欠揍很囂張的人不就擺明著欠操嗎所以是歐搜一
4.還沒寫完只是放個開頭
5.基本上都是在網路上查的資料,如果有誤歡迎告知!

*おそ>小松
 一松就一松
==

那樣的景象大概可以被稱之為煉獄也不為過。

躺在蓆墊上的病患不是痛苦的呻吟便是陷入昏沉當中,低低的啜泣聲在屋子裡未曾間斷過,染病的患者皮膚上多少有幾處異常顯眼的黑塊。
一名病患勉強睜開雙眼,泛著淚光嘶啞地懺悔著自己的罪惡,一旁一位全身包裹在層層黑大衣內,臉上戴著巨型鳥喙面具裝束的人用拐杖輕指了指那名病患,猶如得到了寬...

【おそ一】偽.マフィ班 PART3

*這系列差不多可以告段落了!前回走這邊

***

0-  

  當醫院的自動門開啟時,不少在醫院大廳等候的病人、家屬、醫療人員都往門口看了過去,緊接著許多人都不禁皺起了眉頭。  

  來者身著一套黑色西裝,西裝外套僅扣了顆扣子吊兒郎當露出裡面酒紅色的襯衫,領帶並未繫緊,和襯衫大開的風紀釦一樣鬆垮垮如同是把衣服隨意掛在身上,價值不斐的衣裝反而使男子看上去像極了個紈褲子弟;而這又讓不少長者對他的印象更差,當然,這也許也是因為,黑與紅在醫院裡,是許多人都忌諱且極力避開的色彩,然而這名年輕男人卻大咧咧地把它們都穿在身上。  

  男子並不在乎成為所有人的焦點,而是向遠方一名住院醫生點點頭示意,...

【速度一】剪羽

*很病很有事
*這是在星期一下午時和歐搜一群聊到的東西,早知道那天晚上24話的內容我......恩......會多寫點歡樂的可是來不及了呀哈哈哈(揍自己
*如果諸位心臟夠堅強的話再看吧,以上!


  「一松的羽翅又長出來了呢。」揉揉鼻子,おそ松對著一松背後新長齊的一對白翼嘆息道。

  「的確,該修剪了。」愛撫般地滑過一松的翅膀,チョロ松點點頭附和著おそ松的話。
  被兩個哥哥不由分說抓住肩膀往房內推進去,一松先是開口想抗議,但是在對上兩位哥哥擔憂的眼神後又閉上嘴,順從地讓他們帶到房裡。

  

  おそ松從正面抱住一松,讓一松跨坐在自己大腿上,兩手輕捏著一松臉頰安慰道,「別擺出一副快哭出的表情呀...

【おそ一】無題

復健用的需要寫點甜的給自己
顧客(真癡漢w開玩笑的)X精品店收銀台店員
--

  今天一松在收銀台職了一整天的班。本來是不用這麼辛苦的,可是在3月14這天只有他這個單身狗有大把時間和其他人換班。也因此他有機會見識到那名買走他們店裡鎮店之寶的顧客。


  這幾天店裡一直都很忙,然而他對那名客人非常有印象,因為對方已經連著5天都來光顧了,雖然客人什麼都沒買,只是手插在口袋裡在店內來回踱步。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想趁亂竊盜的賊子,為此還多分神注意對方行蹤。後來他發現那名客人除了來店裡走動外也沒再有其他多於的舉動,想著大概是來吹免錢冷氣的吧一松也就沒再持續關注對方。

  一直到今天,白色情人節,一個商人...

【おそ一】偽.マフィ班 PART2

注意事項:
*是這個的相關後續
*上次是all一但是這次剩下歐搜一
*有虐有血有死亡梗但是還在考慮如何收尾中
*說是這麼說也請不要太期待
*因為是半夜等烘乾機快睡著的產物很多廢話
*以上,如果都可以接受的話

***

  松野一松有些痛恨現在的狀態。
  幾分鐘前,他被一把槍指著,槍口對著他的腦門,他平靜地聽著子彈上膛,槍枝打出子彈的聲音,在生死之際,他突然感到可惜,他最後聞到的是煙硝味,過去一直很期待死前最好是可以再抽一支菸的,他想在闔眼前最後一次被煙草味灌滿鼻腔和肺部,而非現在這樣,被顆子彈狠狠穿透腦袋,然後在心裡可悲默數著這份痛楚必須被延長多久才能真正終止。

  他倒在一間小房間的地板上,血從傷口...

【ALL一松向】偽.マフィ班

*沒頭沒有只有片段
*因為要為了最後一小段不到百字的H另外開聯結好麻煩所以這是無肉小清新版本謝謝
---
一松第一次見到唐松是他在黑工廠工作的第一個月後,從一開始對方就對他抱有著極大的興趣,面對組織裡的第一把交椅,一個可有可無的黑工廠員工他自然是對唐松敬而遠之。


後來他有幸見到了上面赫赫有名的情報組負責人輕松,那是他當上這間黑工廠小組長以後的事了。那天輕松和唐松一起來巡視產業,能作為情報負責人那觀察力敏銳度自然是沒話說的,對於唐松各種明著暗著的調戲和示好,沒兩三下就被輕松察覺了。虧他還特意想要低調!輕松打從一開始對於踏入這間黑工廠就感到排斥,期間沒少不耐煩的蹙眉、咋舌。本來一松認為他們之間的交集也...

【おそ一/短打片段】失語

*只有沒頭沒尾的片短,雙向箭單戀
*開頭請當作和人魚那篇文的平行世界但是和人魚毫無關係毫無關係毫無關係
*練練第一人稱而已
*以上
--------------------------------------

  我在醒來前瞥到了一雙眼睛,和我很類似的,充斥著無力感罪惡感自暴自棄的雙瞳。

*
  我是餓醒的,睜開眼矇矓打量了四周,才注意到我不知覺中縮在暖桌裡躺在榻榻米上睡著了。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窗外看上去應該是天快黑了,冬天的夜色總是降臨得很快,我不確定自己睡了多久,只是空蕩蕩的腸胃本能地提醒我該醒過來吃東西了。

  我翻個身,暖桌實在太罪惡了,哪怕已經飢餓到我胃開始絞痛,我還是不想爬出出來。接著我聽...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