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色松】傲慢與偏見

-過去學生時代私設有。
-整篇大概是我對色松之間的看法。
-沒什麼CP感雖然私心當然還是頃向カラ一
-カラ松>唐松

---

  松野一松漆黑的雙眼正直勾勾看著唐松的背影,那人今天穿著印有骷髏頭的黑色夾克,他注視著骷髏頭空洞的眼眶,如同他也正在被直視著,小心翼翼地藏掖起輕視不滿的目光,就像是害怕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洞悉般。明明這假頭骨什麼都看不到,卻把一松的一切都毫不留情囊括進了深不見底的眼中,簡直是傲慢到不行,他嘴唇微開小聲低喃著,就像是夾克的主人一樣。

  他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產生這樣的想法,只是隨著年紀的增長,他個性越來越陰暗,而松野家的次男卻依然故我,輕而易舉地就脫口出相信對方這樣的...

【色松】兄さん

*孩子請記得快去看完16話再來
*算是針對「やめてよ カラ松兄さん」這句話做的私心我流解釋版
*非腐向,不過因為也不是很重要所以只說一次就夠了(唉!

===以下正文===

現在客廳只有カラ松和一松在,他坐在沙發上,而一松在距離他最遠的斜對角席地面牆坐下。
他們已經維持這樣好一段時間了,從把衣服換回來之後。
其實カラ松想問的事情非常多,好幾次問題都已經到嘴邊了,又因苦於那個坐在角落的弟弟幾乎要實體化的黑色漩渦而作罷。
他只是覺得有哪些地方不太對勁,好比在最後おそ松兄さん開門時,對他說別這樣的一松。
一開始以為是在玩他,但一旦感到不協調感,心中的疑惑就只會慢慢孳生擴大。
「哼!我親愛的brother....

【色松】 自言自語


注意:
*六子大學生,都上了不同學校
*カラ一交往中
*日常小段子,OOC?

其實カラ松和一松並不常用網路電話聊天,反而是當カラ松想練習劇本時會開通話找一松幫忙。
當然這些全都是藉口,說穿了只是想聽聽對方聲音!


「少年,你聽過信カラ松得永生嗎?」放緩了語速和音量,カラ松試著平靜地用傳教士的語氣說出劇本裡的台詞。
「阿不!這是台詞?臭松你自己改了吧!」
「嘛,一松覺得我剛才的語氣怎麼樣?恰當嗎?我覺得好像太呆板了少了傳教士的熱忱耶!」
「......所以先回答我剛才的台詞是......」
「一松我跟你說,這次的角色是個信仰很忠誠的傳教士,負責到異鄉宣揚教義,但是當地的語言說不太好,導致傳教時常常說出一些...

注意:
1.這是有著劍三門派設定的おそ松さん同人
2.內容病,死亡有
3.劍三paro是朋友提出的腦洞,但是只有門派
4.第一次用lofter發長文,原來直接複製貼上排版會跑掉呀QAQ

おそ松(小松)>天策/カラ松(唐松)>蒼雲/チョロ松(輕松)>長歌

一松>明教/十四松>藏劍/トド松(椴松)>七秀

===========================


     輕松記得不久前他還和兄弟們窩在營裡,當時椴松一邊擦拭著雙兵,邊笑著說大哥的部隊這次好慢,等他回來要好好嘲笑他是不是把馬餓到都跑不快了。唐松說蒼雲離太原近...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