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泠泠作水聲

【輝茂】無題

CWT給好哥兒們的認親文

----------

花澤輝氣的聲音很好聽。


床邊的玻璃窗與窗簾完美隔絕了炎炎夏日的暑氣,室內開著空調,夏蟬的嘶鳴仍逮著縫隙溜進了房內,與冷氣嗡嗡聲響巧妙搭配成富含節奏的旋律。

影山茂夫便是在屬於夏季的喧鬧中醒來的。

彼時花澤輝氣正在隔壁房間練習吉他,也許是顧慮到他還在睡眠,花澤彈奏的譜特別輕柔,不僅不惱人,反而引得影山茂夫又有些昏沉。打了個哈欠,影山起床梳洗了下後便走到花澤房門前,他進到花澤房間時對方正好放下手上吉他。「吵醒你了?」

「沒有,只是本來這時間就該起床了。」他解釋道。

花澤挑起一邊眉毛,左手下意識地撥動著弦。「今天是假日呢!不多休息一下?」...

輝茂/習慣成自然

三個tag:補習、笑顏、改不掉的習慣
我會說這標題是臨時想的而且嚴格來說是手機鍵盤的自動輸入選字的嗎😗

以上

=====

  「一杯熱牛奶再一杯......」

  話說到一半花澤輝氣便停了下來,先點一杯熱牛奶,接著才考慮自己想喝的飲料或餐點,一整年的時間養成的習慣沒那麼容易改掉。

  後頭的顧客有些不耐煩地小聲抱怨,他回過神,先對上了店員疑惑的視線。

  微微勾起唇角,花澤露出笑容開口。「不好意思,再一杯美式熱咖啡吧。」

  花澤輝氣最後端了兩杯飲料,雖然只有他一個人,在二樓的落地窗前找了個採光佳位子的位子,拿出課本慢慢複習。

  時間慢慢流淌而過,熾熱的烈陽緩緩偏移變化,轉為...

輝茂-unbalanced 7

差點忘了lft......

7-

「我醒了,現在幾點?」

「快七點了。」花澤打開了我房間的燈,走到我床邊坐下來。

他撥開我瀏海,一手按上額頭,也許是他一路騎著機車狂飆回來,手指冰涼涼的。

我把他手抓下來,無奈道:「你手太冷了,下次戴手套吧。」

「還好吧,真的到冬天下雪的話我也沒辦法騎車了。」

他邊抱怨邊揉亂我頭髮,末了,又似笑非笑看著他的傑作,「我覺得你這樣比較有精神。」

「別鬧,我餓了。」

「好好我們吃晚餐。」

花澤跳起來推著我前進,走出房間時,他忽然從後面靠過來抱住我:「要是不能騎車的話我就想翹課了怎麼辦?」

「你去年也這麼撐過來了今年繼續努力吧!」

「喂我說呀。」...

【輝茂】川流不息

手遊爸爸呀!!!!茂夫好可愛唷
狐妖輝x小陰陽師茂夫

===

那時候的他還不過是隻小狐崽,卻已耳聞過影山家家主的強大。他也曾好奇從山頂望下去,試圖從山腳下影山家的宅院看出一丁點不同凡響的端倪出來。

與其他妖怪不同的地方是,他確實曾近距離接觸過那名「傳說中」的影山家主。那是個作物歉收的隆冬,彼時他僅是個妖力薄弱連化形都不會的小妖,恐怕連那些想法偏激極端的陰陽師都不屑於理會。饑腸轆轆的他被裊裊炊煙給吸引,忘了陰陽師應該是他必須躲避的存在,傻傻在影山家門口附近徘徊。

他進不了那座宏偉的落院,直到出門辦事的家主正巧瞥見他,順手送了他一點肉屑吃。

他在瞧見那位強大的陰陽師時便自動躲得遠遠的,他能...

Overreaction

前陣子寫來當賀卡送人的小短文
傻白甜順便給輝氣練練說汙話




汙得很隱晦我大學同學都沒發覺有沒有人來告訴我他發現了030

【輝茂】unbalanced 5+6章

5-

我們系上一位教授說,有什麼事情想不通,就慢慢往前推,像拼拼圖那樣,把記憶一點點拼湊回去,然後再從頭回憶一次,總會找到問題的。

那聽起來就是個浪漫的老學究會說出口的話,事實上,我們這位老教授確實把他生命大多數的時光都奉獻給歷史了,循著歷史脈絡的腳步挖掘答案本來就是他的興趣,也是他的工作。教授說歷史是幫助我們尋找蛛絲馬跡的好工具,我們得學會從中學著自己做分析並總結,至少他用這樣的方式成功挽救了三次的婚姻危機。

那會兒在課堂上全班都有點尷尬,在要點頭贊同教授這一席鼓舞人的話還是先吐槽教授您也才四十來歲怎麼已經經歷了三次婚姻危機之間搖擺不定。

至少我們教授說到一點上,學歷史對日常生活中也...

輝茂-unbalanced 4章

4-

我心不在焉地回到了住處。把鞋子放回鞋櫃,我換上了室內拖,旁邊還有一雙造型類似的拖鞋,它的主人還正在學校裡打他的網球。

屋子裡許多傢俱都是成雙成對買的,好比沙發上的靠枕。我把自己拋上沙發橫躺下來,把一個紫色的小枕頭覆蓋在肚子上充當棉被,然後抓起另一個藍綠色的用力抱住把整個臉部都埋進去。我手裡這個是花澤的,他每次都喜歡抓著這玩意看影集或電影之類的。這小套房的房東人很好,當初搬進來時已經幫我們備好大部分用得到的傢俱了,而且對於我們倆剛升大學就自己出來租房子住的行為,貼心地什麼都沒多問就同意出租了。我說不準房東究竟是不是有猜到我和花澤的關係,不過花澤笑說猜到也沒關係,他非常樂意光明正大曬恩愛...

歲末

今年最後一發。新年快樂!

趕死線出來有誤字歡迎告知(躺下

***

To:花澤輝氣

許久不見了,花澤君。本來想試著用電子信箱或簡訊來寫新年問候的,可是你也知道我對電子產品並不是很擅長,打了幾個字後還是放棄了,也許得打到明年都還不能打完它呢。

我也有給家裡和師匠那邊打過電話,律現在正在準備備考,前陣子全國模擬考還考了第五名!真的很厲害呀!在電話裡也是一直對我叮嚀著好多事情,他一直都是個讓人放心的弟弟,相較之下我反倒沒有做大哥的樣子。

師匠也還是一樣,拉著小酒窩和芹澤先生到處除靈,有時候還會抓著律一起出門,但是暑假過後就被律用要備考當理由狠狠拒絕了。

我和他們都聊了好久好久,我也有好多...

輝茂-負罪感

*這文的世界觀算怎麼一回事不重要!

==

被通知領取包裹時花澤輝氣還感到十分疑惑。簽收時,他抓起包裹反反覆覆前後左右檢查了好幾次,確認真的是自己的東西,才懷抱著不解在送貨員無奈的目光下簽上自己的大名。
「別疑惑了少年。」那送貨員離開前嘆口氣對他說:「我最近送了不少這樣的商品,可沒有一個人接到貨物時是你這表現的。」
「你現在遇到第一個了。」他沒好氣地回應。

回到房間,花澤輝氣沒急著拆開包裹,而是先研究研究了發貨地點,在看清楚來源後,他下一個動作是跳起來飛快打開電腦,調出了瀏覽紀錄和訂單出來看。他真的下手訂下了?這真是讓人不敢置信,他當時明明不過看了眼商品,雖然有一瞬間他感到心動,但那也只是一瞬...

【茂輝茂】噓,他睡著了

  男子經過河堤旁時見到兩個熟悉的背影,穿著格子襯衫的黑髮少年是他的弟子,另一個一看就是價格不斐知名品牌的藍色帽T的金髮少年則是弟子的好友。
  難得今天的太陽不是掛在天空的裝飾品,在入冬之際那團火球強而有力擊碎了罩在調味料市上空遲緩且晦暗的冷空氣。他沿著草坡往下走去,刻意擦得發亮的皮鞋壓過草坪,使得昂頭想分享冬陽的溫暖的小草不滿地擦拉擦拉齊聲向男子抗議。
  金髮的少年好奇地回過頭,見到熟識的大人後眨了眨墨藍的雙眼,左手食指豎起,輕輕擋在了嘴唇前面,男子走進一瞧,他的弟子正歪著頭靠在友人的肩頭上,一陣風颳起,黑色的短髮被風吹起,平時總被蓋住的額頭露了出來,眼皮緊緊闔上。  
  金髮的大男孩壓低了...

【輝茂】心跳百分百

*靈感,源自於生活XD

各方面而言都會心跳加速,曾經親眼看到一對雙胞胎姐妹這麼相處的,妹妹一爪抓下姐姐的鏡片,把姊姊和旁邊看到的人都嚇了一大跳心臟快停了呀!

當然要拿下眼鏡還是先洗過手再來拿比較衛生啊

那又怎樣 【輝→茂】

副標是 論如何愛上把我打成渣的男人

瞎猜輝氣心境上轉變的原因

-----------

接連兩天高燒不退確實會使人心思渙散。
兩天來不斷在腦海中上演著放學後那場驚天動地的戰鬥,你沒停止過模擬各種戰鬥的可能性,卻又在最後導出的結果上重重打上個大叉。未能好好休息使得你大腦呈現短暫的空白茫然,才發覺自己不知覺中已小睡了片刻。很難得,醒來後你未再繼續反覆回想用超能力和影山對打的場景--你把那稱之為戰鬥,雖然是你單方面攻擊居多--。
拿下了貼在額頭上的濕毛巾,你緩緩起身,搖搖晃晃走到浴室去,把毛巾丟在洗手槽裡。太麻煩了,果然還是得預備個散熱貼比較方便。
在心中嘀嘀咕咕著,你突然想起了許久未見面的...

灣家人。
目前是個在劍三坑和松沼坑挖個通道連結再把自己溺死裡面的狀態。

除了一松右這點不可逆外其他基本無雷(*´▽`*)

另外最近沉溺在光輝帥氣的光環下不可自拔
主推是輝茂w